从玲娜贝儿到谷爱凌、冰墩墩,“顶流”为什么离娱乐圈越来越远?

(山今/文)北京冬奥会圆满落下帷幕,但讨论依旧持续。

冰墩墩亲吻冰面,谷爱凌苏翊鸣像在蹦迪,李玉刚给羽生结弦写歌……闭幕式再度刷屏社交媒体,占领热搜。

过去的半个月里,冬奥会堪称“顶流”制造机——冰墩墩、谷爱凌、王濛,都留下了姓名。

一个顶流倒下,无数个顶流站起来了。只不过,新时代的顶流们,不再独属娱乐圈。

01 顶流转移

今年2月,最热门的话题人物显然是谷爱凌

12天前,她从首钢滑雪大跳台上纵身一跃,凭借高难度动作反超对手,拿到金牌。由此,这个18岁的女孩,也一跃成为当下最受关注的体育明星。

之后两场比赛的一金一银,再次将她推向流量高峰。

蜂拥而上的镜头无数次对准了她。个人性格、成长背景、家庭教育、性别意识、体育成绩、商业价值,她的一切被反复讨论。

谷爱凌并非唯一受到全民关注的体育明星。

冬奥会期间,在直播间解说的王濛、单板滑雪运动员苏翊鸣,吉祥物冰墩墩,都吸引了各界目光。

滑雪的苏翊鸣

而在冰墩墩之前,迪士尼的玩偶玲娜贝儿也一度驯服人类,成为2021下半年互联网最火的“顶流女明星”。

体育、潮玩、直播界接连开花,同一时间的娱乐圈反而显得冷淡很多。

从《人世间》到《江照黎明》,从甜宠、悬疑、青春到年代,正在播出的作品均反响平平。

尽管《人世间》豆瓣评分8.1,收视率高达2.6%,网播热度第一,但没在互联网上激起太大的讨论。

吴倩离婚广受祝福,但我们仍未知道《人世间》里的吴倩有什么故事。

情人节当天,“被人世间吴倩气死”登上热搜,高赞评论回复:我还寻思吴倩离个婚把谁气死了。显然,这部目前热度最高的剧,并没有抵达太多的互联网受众。

电影方面也是如此。去年的春节档有“妈系顶流”张小斐,而今年的春节档,没有诞生第二个张小斐。

春节档第二梯队的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目前票房已有22亿。但43岁首次当主角的魏翔,却未能成为春节档的主角。他的微博留言,最高的也没超过500条。

被称为“开年第一爆”的《开端》,热度也并没有集中到两位主演身上,反而是“正午阳光”、“无限流”和“锅姨”获得了更多的讨论。

所谓“顶流”,并非消失了,而是从娱乐圈消失了。

02 不争气的内娱

《一年一度喜剧大会》上,孙天宇的“内鱼完了”,成为去年的出圈笑话之一。这是笑话,也不是笑话。

顶流正在远离娱乐圈,究其内因,拉胯的作品质量造不出顶流。

回顾过去几年的影视市场,受众较广、容易成爆款、捧顶流的剧集类型,集中在甜宠、仙侠、悬疑。

然而去年打头阵的S+仙侠剧,盛情邀请三金影后周冬雨“下凡”,结果豆瓣4.8开分。后续的《斛珠夫人》豆瓣4.9分,《镜·双城》豆瓣3.9分。

三部备受瞩目的S+仙侠大剧,一起抬走。遥想当年,捧出邓伦、成毅的仙侠剧,好歹也迈过了7分的门槛。

到了下半年,“古装丑男”开始占领市场。曾经的“甜宠剧一姐”赵露思,披着黄头发在精美样板间上演古代师徒恋,根本不把观众的智商放在心上。

对着一堆评分不过6的糊弄偶像剧,群众也很难上头。

而两部高质量口碑作品(《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抬起来的悬疑短剧市场,又被一部接一部的6分拉胯作品给抬走了。

《致命愿望》剧照

前几年“流量为王”的规则,也正在反噬着娱乐圈的流量。

过去的很多流量明星,只有人设,没有作品;不靠演技,只靠粉丝。接烂片,拿高片酬,伤害观众感情,粉丝还要反黑、堵嘴。

日积月累,看到流量影视剧,观众唯恐避之不及。

而曾经的顶流接连消失,“1爽”等新货币计量单位的出现,也将观众对资本、流量的反感情绪推向高潮。

当观众对“德不配位”越来越敏感,捧人的代价也就越来越大。毕竟很多时候人设和本人是两回事,随时随地都能发现新的“塌房”。

从恋综《单身即地狱》走出来的网红宋智雅,堪称生命周期最短的“流量”。1月初走红,中旬就因为“假货事件”翻车。

眼看她起高楼,眼看她楼塌了,流量保质期不到一个月。

相比之下,对于资本来说,可能捧红一个玩偶都要更加安全、一本万利。毕竟,就算“下头”了,只需要默默更换不会露面、不为人知的工作人员就行了。

内因之外,大环境也在影响着小环境。

造星能力最强的耽改和选秀被叫停,天价片酬再度被限制,清朗行动也来到饭圈,禁止“互撕”、排行榜消失、娱乐小组封闭、热搜下线整改……

过去资本造星的那些“玩法”,被连根拔起。

03被分走的流量

影视行业的下行路,也并不是从去年才开始。

短视频、直播、电竞、剧本杀、元宇宙、虚拟偶像、大型体育赛事……不断丰富的娱乐方式,都不同程度地转移了娱乐圈的流量。

争夺用户时间、攫取流量方面,短视频已经超过了长视频。

根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2020年12月,短视频用户就已经达到8.73亿,日均使用时长120分钟,占移动网民人均使用时长的 1/3 左右。

而综合视频(电视剧、电影、综艺)的数据是——用户7.04亿,使用时长97分钟。

短视频里出现十几秒的藏族少年丁真,刷爆全网。李子柒、华农兄弟、手工耿、李佳琦等等UP主/主播,都通过短视频/直播,打造了个人品牌,成为了不亚于明星的网红。

电竞也正在成为新的流量池。根据《经济参考报》,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已经突破1000亿,超过北美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今年的杭州亚运会更是将电竞列入正式比赛项目。

NEWZOO发布的《2021全球电竞与游戏直播市场报告》也显示,中国仍是拥有核心电竞爱好者最多的国家,达到9280万。

无论你玩不玩游戏,几个月前肯定被“EDG夺冠”的消息刷过屏,王俊凯、龚俊、罗云熙等等明星都为之庆祝。

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接连两场大型体育赛事,将很多体育明星推向台前。

他们有过硬的专业能力、丰富的人物故事,他们贡献了一场又一场的热血比赛,同时又呈现了竞技体育的遗憾与残酷,甚至有观众感叹,“冬奥让我彻底对追星不感兴趣了。”

线上的娱乐方式分走了流量,线下的娱乐方式分走了时间、注意力。

剧本杀风靡“Z世代”,成为社交新宠,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链。冬奥会的热度,也逐渐带火了滑雪等冰雪运动。

电影院不再是首选的约会、社交场所,越来越高的票价、居低不上的质量、逐渐同质化的类型选择,都在将观众越推越远。

正在滑雪的谷爱凌

内外因的多重冲击下,娱乐圈失去了顶流。

但顶流却依然存在。谷爱凌的走红,本质也是观众在反馈市场,在风云幻化的当下,什么样的人,才能被造星。

来源:搜狐娱乐

话题:
No Tag

相关推荐

一批新节目官宣!

综合自指尖榜 总台饮食文化探索类综艺节目《一馔千年》官宣,将于Q4播出。据悉,该节目以“戏剧+历史+美食”为创作理念,深入挖……
2022年9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