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行》《大宋宫词》口碑不达预期,大女主剧不行了?

搜狐娱乐专稿(庄自修/文)备受期待的《长歌行》和《大宋宫词》接连播出,但播出效果却不达预期,《长歌行》因为女主造型、电视剧中穿插动画等问题被吐槽,《大宋宫词》赶场式剪辑,混乱跳跃的剧情备受质疑,再加上之前哑火的《有翡》《燕云台》《上阳赋》等剧,不免让人发出疑问:大女主剧不行了?

搜狐娱乐就这个问题,与业内编剧、影视观察人、资深影视剧宣传讨论,他们直言,大女主剧的疲软,跟此类剧制作的套路化、表达内核的过时脱不了关系,他们认为,每一种类型剧的流行都有半衰期,也会在流行的过程中形成套路,但套路不可怕,关键是套路里有没有新鲜的元素,以及,创作者是否可以放下对大IP、大明星的迷信,选择合适的人演合适的角色。

大女主剧不行了?

《大宋宫词》《长歌行》口碑不达预期

近期,两部备受期待的大女主剧《长歌行》和《大宋宫词》都遭遇口碑危机。

《长歌行》由迪丽热巴和吴磊主演,从开拍时就备受关注,但播出后,明显口碑不如预期。首先主角人选遭到质疑,《长歌行》原著中的女主长歌是一个清丽型汉族妹子,但却选择了极具异域风情的迪丽热巴,原著中的男主阿诗勒隼是个高壮西域猛男,出演的却是非常幼齿脸的吴磊,两人的搭配从一开始就不被看好,播出后不少观众也反应CP感弱。

抛开选角层面的问题,《长歌行》被诟病最多的就是制作,剧中一到逃亡戏、战争戏、大动作戏,就转化成动画模式,创作者美名其曰是保持原著精神,但不少网友似乎并不买账,质疑剧组是为了省钱,偷工减料。背后原因不可知,但电视剧中的高潮戏以动画代替,确实让观众很“解嗨”。

《大宋宫词》因为有9.1分高评的《大明宫词》在前,所以更是承载了观众的期待,但结果却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以至于该剧播出后豆瓣评分从最开始的6.1分暴跌至目前的3.8分。

该剧被吐槽最多的莫过于剪辑混乱。最先放出的8集中,男女主很多剧情都需要靠回忆推动,而且很多还是回忆中的回忆,看得观众一脸问号。男女主的感情戏也没有太多铺垫,女主突然就被接回家,两人突然就此情不渝了。

男女主线之外,朝堂戏也是《大宋宫词》的重头戏,但却拍得既不严肃也不娱乐,还出现诸如“父皇自幼喜欢三弟”这样低级的台词错误,加上剪辑混乱,剧情跳跃,观众只看见各方人物像走马灯一样不停登场,但却理不清剧情,所以不少人在开头就被劝退。

《长歌行》和《大宋宫词》除了各自存在的问题,还有着大女主剧的套路:女主美强惨,长歌家破人亡遭人追杀,刘娥蜀地孤女三番五次遭人迫害;故事背景一定是“乱世”,长歌所处时代有玄武门之变,刘娥所在朝代三子夺嫡,战争频发;不管男主是什么身份,都爱女主爱得死去活来,阿诗勒隼和长歌身份对立,男主却三番五次救助长歌,并不惜为她铤而走险,赵恒为了刘娥,老婆孩子、皇位都不要了。这些套路化的叙事,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观众看剧的热情。

不止《大宋宫词》和《长歌行》,今年已经有多部大女主戏哑火,如唐嫣的《燕云台》,赵丽颖的《有翡》,章子怡的《上阳赋》等等,看到这些作品的表现,让人不免发出疑问:大女主剧不行了?

大女主剧为何频频哑火?

制作套路化严重 表达内核过时

回想几年前,大女主剧还是香饽饽,也曾出过像《甄嬛传》《楚乔传》《那年花开月正圆》《延禧攻略》《锦绣未央》《武媚娘传奇》这样的爆款剧,虽然它们有的评分不是很高,但热度却是实打实地高。为何这几年大女主剧雷声大雨点小,难出爆款呢?

编剧蓓蓓认为,大女主剧表现疲软,很大的原因是,这些剧所表达的内核,已经跟不上时代精神了。比如《锦心似玉》,虽然剧情中加入了女主角奋斗的元素,但本质上还是搞争宠和嫡庶之争,这显然跟当下崛起的女性意识不匹配。

而且,“观众心目中的大女主,应该是女主角搞事业,但现在所谓的大女主戏,里面其实都是‘在男人的帮助下’搞事业,这个观感上有很大差距。”蓓蓓用刘晓庆版《武则天》和范冰冰版的《武媚娘传奇》举例说明,前者是“我斗女人斗男人当皇帝独美”,而后者主线是“我本是善良纯真白莲花,是男人们非要爱上我,让我承受这么多,最后我当上了皇帝”。

这个弊病,《大宋宫词》也明显存在。

影视观察人白松则认为,大女主剧流水线式的炮制方式也是该类型剧爆款难出的一大原因。“大女主剧过于强调女主要有名、带收视,但不会考虑是不是合适,就出现两个尴尬问题,一个是选角不合适,另一个是女主从少年要演到成年,‘扮嫩’争议损害剧作品质。”

此类例子比比皆是。《如懿传》中43岁的周迅演15岁的如懿,《上阳赋》中41岁的章子怡演15岁少女,《大宋宫词》中40岁的刘涛演15岁的刘娥,《有翡》中赵丽颖演少女状态不佳被嘲,《燕云台》里唐嫣三姐妹年龄偏大也被吐槽。

另一方面,一个类型的剧的流行,投资方考虑的可能不是剧本合不合适,故事能不能立得住,而是能不能凑得起一个有流量的阵容,有没有加入一些“元素”在里面,所谓的“元素”就是他们比较迷信的大数据、套路等,他们认为只要按照某种既有的成功模式调配,就能受欢迎,但事实是,这几年不少大IP大女主剧投资产出不成正比,频频口碑崩盘。

审查风险、政策变动也是悬在大女主剧头上的一把大刀,“有可能今年做了一部剧,因为一些原因播不了,积压两三年再播出,就过时了。”比如《大宋宫词》积压三年,三年前大女主剧还在流行,80多集的长剧还很常见,但三年后的今天,这一切都显得不合时宜,《大宋宫词》被迫删减,最终导致了节奏过快,剪辑混乱的局面。

大女主剧应该怎么拍?

放下大IP迷信 内容创新是首要

大女主剧看起来积重难返,那它还有市场吗?

“市场需求还是有的,只是风头不会像前几年那么大了。”编剧蓓蓓说。

资深影视剧宣传魏巍也表示,大女主剧还是有观众基本盘,特别是在下沉市场,如小镇青年,短视频用户之类,“只是因为这类剧已经不时髦了,所以现阶段并不会像过去那样产生全民爆款了。”

魏巍认为,现在观众看剧习惯的改变,深刻影响着影视剧的制作。以前是电视上播什么,大家看什么,兴趣点比较容易同步,现在网络追剧,产生了“碎片化观剧”现象,什么剧在舆论风口上,就追什么,但很多人并不会完完整整的把一部剧看完,而是基于社交需求,在一些社交平台上看所谓的名场面、经典卡段、热议话题等,这使得一些剧情过于平顺,人设比较传统的剧,就丧失了被讨论的机会。相反,一些人设比较新奇,剧情比较强情节的影视剧很容易出圈。

比如《司藤》中景甜的姑奶奶人设就很带感,《传闻中的陈芊芊》颠覆传统的女尊男卑设定也让该剧很快出圈,而《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则靠男女主之间的CP火花圈粉。

蓓蓓直言,每一种类型剧的流行,肯定都会有半衰期,也正是因为流行,因为观众爱看,才会形成套路,套路不可怕,关键看套路里有什么比较新鲜的东西,表达内核是否紧跟时代审美,甚至引领潮流。

“我觉得90年代末,因为暂时不需要完全考虑市场需求,反而产出了一批剧情彪悍的国产剧,特别是历史剧。”蓓蓓说,“比如刘晓庆版的《武则天》,武媚娘流落感业寺,还遭到了老尼姑的性骚扰,那时候的电视剧很敢写,又比如后来的《大明宫词》,当时观众批评它‘台词刻意模仿莎士比亚,不好好说话,故弄玄虚,拍得像恐怖片’,但时间证明,这样前卫的作品是经典。”

反观《大宋宫词》做的是观众喜欢的大女主题材,但却因为过时,被观众抛弃。

基于此,蓓蓓认为,大女主剧想要走出疲软期,一是要放下对所谓大IP、演员带收视的迷信,找合适的人演合适的角色,二是坚持创新,挖掘新题材和新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