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做导演热潮渐近尾声 还会有下一个贾玲、吴京、陈思诚吗?

搜狐娱乐专稿 (哈麦/文)票房近53亿的《你好,李焕英》还在上映中,贾玲即将超过《神奇女侠》导演派蒂·杰金斯,成为全球票房最高的女导演。

国内的影史单片票房榜上,贾玲第二、吴京第一、陈思诚第五。还有做过破十亿票房电影的徐峥、黄渤、刘若英、大鹏们。

所以,演员做导演这件事,虽然成功率很低,但看起来还是那么诱人。

在《王牌对王牌》节目中,章子怡问沈腾想不想当导演,贾玲打趣“你问到腾哥的心坎里了!”。沈腾开玩笑说:“贾玲红了之后,把我馋的呀!”虽是玩笑话,但也可能是不少演员的心声。如果有机会,谁不想变被动为主动,为自己的演艺生涯多开辟一条路,而且有可能名利双收呢?

引领了这个风潮的徐峥曾执着于拍《泰囧》,就是因为接不到想拍的戏。“我给自己的定位一直是演员,之所以做导演,更愿意归咎于一种现象——我演不到我想演的电影。说起来有点难过,像张艺谋、陈凯歌这些大导演从不找我演戏,其实挺失败的。”

徐峥的成功激发了整个行业的欲望,之后的八年多时间,涌现出了三十多个演员导演。每年,都有几部演员导演的作品上映,虽然多数都是失败的。今年除了贾玲,还有常远的《温暖的抱抱》,宋小宝的《发财日记》,赵文卓的《反击》,只不过,宋小宝和赵文卓的电影没有上院线,而是选择了网播,没激起多少水花。

未来,还有钟汉良计划要拍的《沙漏》,秦海璐待映的《拂乡心》,吕聿来待映的《扫黑·决战》《桃源》,王学圻待映的《以父之名》,以及陈建斌的第二部导演作《第十一回》,涂们的第二部导演作《极恶不赦》等。

不过,这也可能是那波喧哗的尾声。随着这几年电影市场的降温,随着成功率的降低,演员、作家、主持人等等名人做导演这股热浪基本上算过去了。除了以上遗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老项目,已经很少再听到哪个演员要做导演了。

曾经,《泰囧》的爆火是个谁也没想到的意外,《战狼1、2》的成功也是吴京未曾预料到的,如今,《你好,李焕英》的大卖更是个所有人都没心理准备的个例,就连它的主控出品方北京文化都没想到,15亿就卖出了保底发行权。

徐峥拍《泰囧》是为了施展自己的喜剧才华,吴京拍《战狼》是因为找不到导演给他拍,贾玲拍《你好,李焕英》是为了纪念妈妈,这些作品,一开始没有一部是冲着“我要当导演,我要赚钱”去的,反而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而那些精于算计,试图利用演员声名获取关注的导演作,虽然在那个泡沫时期也有卖得不错的,但没有一部真正大曝过。

中国电影市场发展到今天,已经涌现出了不少的人才,但相比好莱坞那样的成熟市场,导演人才依然是很紧缺的,所以,演员做导演这事儿虽不那么风行了,但也不会就此中断了。依然有人,在做导演的路上,或者为此做着准备。至于是否还会有下一个徐峥、陈思诚、吴京、贾玲,就很难说了。

钟汉良:《沙漏》官宣五年多,还没准备好?

2015年底,曾推出过徐峥《泰囧》、赵薇《致青春》、邓超《分手大师》、苏有朋《左耳》的光线影业开发布会宣布,将由钟汉良担任导演拍饶雪漫的畅销书《沙漏》,曾和钟汉良合作过《后会无期》的韩寒担任监制,饶雪漫亲自担任编剧,电影版计划是拍两部。

对于首次做导演,钟汉良的想法是:“在我这个年龄,我的想象力跟创造能力是最活跃的时候,我觉得应该运用一下,当然不是有十足把握,但试着带一点冒险的精神,看能不能一关一关闯过去。”

同样是新人导演的韩寒当时力挺好友钟汉良,他说钟汉良其实做了非常多的准备。“他无论是对镜头、语言、剧本都有很多的思考,不会是莫名其妙有人在那里横空出世了。”

饶雪漫也表示对钟汉良很信任。“每次跟小哇沟通的时候,都发现其实他对我的小说非常了解。包括我们的剧本过去,当我们聊的时候,他让我非常的惊讶,会跟我讨论非常非常细的东西,很出乎我的意料,所以我就特别放心,我就觉得哇导真的没有问题。”

但五年多时间过去了,这个项目一直没有推进的消息。期间,钟汉良在剧集《一路繁花相送》演过一个导演角色,2018年宣传期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当导演的计划,钟汉良表示,自己在每一次可以学习的过程当中问一点,向导演取经,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做一个可以给大家欣赏的作品。“现在还在进行中,但是我觉得还需要很多。”

看来,当时电影市场一片热火朝天时被推上前的钟汉良,其实并没有真正准备好。

秦海璐:公司备了5个成熟剧本,要一部一部拍下去

秦海璐的导演处女作《拂乡心》是一部文艺片,96岁的老戏骨常枫曾凭该片在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获得过主竞赛单元金爵奖最佳男演员奖。同一时间,片方宣布影片定档2019年9月12日上映,但临期却撤档了,至今再没消息。

据秦海璐自己透露,她早在28岁的时候就想当导演,当时做过一个剧本叫《我不是北京人》。根据2008年的新闻报道,该片由韩三平掌舵的中影集团和刘岩的北京春秋鸿文化(刘岩是秦海璐当时的男朋友)共同投资,影片计划投资800万,在奥运前夕开拍,2009年贺岁档上映。为了让已经讨论了一年的剧本更加的丰满,秦海璐还决定面向社会征集更多的故事,为此剧组专门在网上开了一个“我不是北京人”的博客让网友投稿。

这个项目最后没成。秦海璐的解释是:“随后我在接触了整个幕后的工作之后,反而觉得自己做导演会很吃力,因为我跟人谈的时候,发现很多东西我还不懂。当时我就想,还是不要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从那以后,我演戏的时候就会特意去向幕后团队学习,跟不同的人学习。”

后来,韩三平和刘岩做了一部爱情片《爱情36计》,在2010年上映,秦海璐有出演,同时和导演吴兵一起担任了影片编剧一职。

可以看出,秦海璐对做幕后的兴趣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一直都在准备中。

2011年,新人导演邓勇星执导的小成本文艺片《到阜阳六百里》获得了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秦海璐就是该片的编剧之一,名字挂在第一位。同时,她也是主演。这是秦海璐的第三个金马奖,前两个是凭借《榴莲飘飘》获得的最佳女主角奖和最佳新人奖。

2017年,秦海璐以新人导演的身份出现在了上海电影节创投会上,当时推介的项目叫《一意孤行》,是一部动作喜剧片,剧本基本已完成,正在找演员阶段,计划中是当年十月开机,但至今这部片还没拍出来,而是先有了《拂乡心》。

秦海璐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去参加创投是想感受做新导演的每一个步骤,靠项目说话,而不是为了找钱。“我站出来拍戏的确不差钱,而是太多人要给钱,这反而混淆了我对这个项目所需资金的判断。”秦海璐还向媒体透露,她和刘涛组建的公司(北京骏起菲阳文化传媒,于2000年注册成立)已经有5个基本成熟的剧本,大部分都是喜剧片,自己会一部接一部拍下去的。

后来,编剧出身的郭俊立(《一出好戏》《让子弹飞》《十月围城》《投名状》)拍了一部同名喜剧电影《一意孤行》,由段奕宏、万茜、齐溪主演,2020年底在第三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万象中国单元”做过展映,不知是不是秦海璐当年准备的那部。

吕聿来:学院派正规军,已执导两部待映电影

演员吕聿来已经拍了两部电影,只是还暂不为大众广知。

第一部《桃源》是一部文艺气质的剧情片,剧本改编自河北作家张楚的小说《七根孔雀羽毛》和《地下室》,由耿乐、齐溪、吕星辰主演,2017年拍完,在2018年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展映,获得了观众票选荣誉·华语新生代最受欢迎影片奖。

第二部《扫黑·决战》是一部商业类型片,由姜武、张颂文、金世佳等主演,本来定的是2021年1月15日上映,但临期撤档了。

吕聿来本科读的是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编剧专业,在校期间就被顾长卫发掘拍了《孔雀》,后来又陆续拍了《马背上的法庭》《红色康拜因》《牛郎织女》《这里,那里》《王的盛宴》《有种》等,成了文艺片导演们爱用的男演员。但近些年他并没有特别有代表性的大银幕作品。

可能吕聿来把重心放在了做导演上。本科毕业后,他又读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导师是导演田壮壮,研究生毕业作品《东东》曾入选过2013年釜山国际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

正宗学院派出身,未来吕聿来除了演戏,更可能的方向是变成一个职业导演。

王学圻:2016年拍完《以父之名》,至今未上映

老戏骨王学圻的导演处女作《温柔的子弹》(后更名为《以父之名》)早在2016年初就杀青了。该片被称为民国版《飓风营救》,讲的是留美回国在日军兵工厂担任总工的曹骅鲤因女儿被日本人凌辱开始复仇计划的故事。

电影请了曾做过《狄仁杰》《听风者》《我是路人甲》等片的香港名制片人李锦文作为监制,王学圻、昆凌、苗圃、王鸥主演。

王学圻的目标是做商业悬疑片,剧本打磨了两年,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在他看来,导演不能是圆自己一个梦,要顾投资方和市场。“你不能瞎忽悠,人家的钱也不是白挣的,要对人家负责任。我不会说是圆我一个梦,要赚钱的话,我演几个戏就完了嘛。尤其是我们这代人,真是想着责任,对得起人家,再一个对得起我的观众。”

不知道为什么,这部电影至今也没有上映的消息。

陈建斌:还会拍下去,每一部挑战一个准确的类型

在所有后来的演员导演中,陈建斌是在奖项上最有收获的一个。他的处女作《一个勺子》获得了2014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和最佳男主角两项大奖。第二部作品《第十一回》获得了2019年北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天坛奖最佳编剧和最佳女配角两项大奖。

《第十一回》在北影节及金鸡影展展映后豆瓣评分8.4分,比《一个勺子》的7.7分还要高出不少。该片讲了一个有关话剧的戏中戏的黑色幽默故事,由陈建斌、周迅、大鹏、窦靖童、春夏出演,已定档2021年4月2日上映。

陈建斌早就有做导演的打算,自己用心学习了很多年,他是计划一直拍下去。而且,他的目标很明确,挑战不同的类型,每一部都要做一个准确的类型片。

转自 搜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