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位明星加入618直播卖货大战,可直播江湖里也有鄙视链!

(四月天/文)300位明星、4大卫视、40多档综艺入驻淘宝直播,今年的618可以称得上是史上最热闹的一个购物节了。无论是传统的电视台、购物平台还是直播平台,纷纷下水做起了直播带货的生意。跟着平台方同样入局直播卖货的,还有大半个娱乐圈的明星们。除了已经直播卖货卖出名气的刘涛、陈赫、汪涵外,无论是鹿晗、吴亦凡、李现这样的流量艺人,还是王凯、王耀庆、吴青峰这样的实力派,亦或者虞书欣、何洛洛这样的新晋偶像,都纷纷走进直播间……就连二次元的洛天依都要来分一杯羹。

去年,柳岩因为直播带货还曾被媒体嘲上热搜,成龙、邓紫棋因为参加辛有志的直播卖货婚礼也被观众鄙夷什么钱都赚。但是今年,曾经登不得大雅之台的直播卖货,却成为了娱乐圈里人人都想加入的风潮。可是明星真的像网上说的一场直播动辄就能卖上千万甚至上亿吗?在明星直播卖货的火热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吴亦凡、鹿晗纷纷加入卖货大军,明星排队求上直播卖货

6月18日,长达大半个月的明星卖货大战终于到了要收尾的时候。负责淘宝明星直播业务的小伟也可以松口气了。自从5月27日,天猫公布从6月1日开始一直到18号,共有300多位明星集体上淘宝直播的消息开始,小伟的电话就一直被没有消停过,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到87个电话。大多数的电话开口就问:“喂?是淘宝直播吗?我这边的艺人618可以来直播吗?”

之前都是求着明星找合作的小伟,面对排着队来要求合作的艺人团队,小伟有些哭笑不得:“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明星,图上实在是放不下了,我也想把所有的明星都放进去。”小伟还透露,今年的天猫618名单其实应该早早公布的,但是因为不停地在接加明星的需求,最后拖到很晚才公布。

艺人们扎堆要卖货,自然是因为看到了直播卖货背后的巨大收益,“陈赫直播首秀4小时卖出8000万!”“刘涛淘宝直播引导下单金额超2.2亿,再创明星直播新纪录!”之类的新闻刺激着影视寒冬下戏越来越难接,片酬越来越少的其他艺人的神经。

据了解,目前明星直播卖货的收入主要由坑位费和佣金构成,一个链接相当于一个坑位,佣金是按照卖出去的产品多少来决定,卖出去的产品越多,明星提成越高,除此之外,还会有粉丝打赏收入。一般明星的坑位费大多在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以李小璐4月21日的直播为例,网上有消息称,当天李小璐直播销售额是4791万,坑位费30万,共有21个产品上线,仅坑位费就赚了630万,佣金是交易总额的百分之三十,共计1437万,再加上音浪打赏收入85万的一半,一场直播下来,李小璐共收入2109万。

如此高回报下,不仅艺人们很心动,就连泰洋川禾、壹心这样做艺人经纪的公司,也开始拓展MCN业务,直接跳过中间商,带艺人开辟直播卖货的新业务。

明星直播卖货是把双刃剑,商家为难明星也有担忧

但是,明星直播卖货就一定能赚钱吗?直播翻车卖不出货的明星也大有人在。去年10月,一家厂商花了80万聘请湖南卫视曾经的主持一姐李湘来直播卖货,在卖貂皮大衣的时候,虽然直播间观看人数高达162万人,但是无论李湘如何推销,最终还是一件大衣也没有卖出去。同样的还有王祖蓝,某次直播卖货时,拿了10万元的坑位费和百分之三十的佣金,面对着42万的观看人数,只卖掉了66盒58元的干粉。

遇到这种情况商家只能认栽。有业内人士认为明星通过坑位费加佣金的卖货模式其实是有漏洞的:“你看明星是靠带货赚钱吗?并不是。在直播开始之前,他已经赚完钱了。那么他来做这个直播,还会用心吗?”

对于明星来说,直播卖货对于他们来说相当于隔行,很难做到像刘涛或者汪涵那样,真正靠嘴皮子卖出货的人是少数。陈赫就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跟专业主播比)明星完全没有优势,根本带不过。也就是粉丝基础大一点,但隔行如隔山,需要专业积累,需要进行学习研究,要花很多时间学习和看别人直播。”更多时候,明星更像是直播间里的“工具人”,需要一个或多个搭档打配合,比如陈赫首秀时邀请了主持人朱桢;李小璐直播首秀,产品讲解和叫卖环节基本上由其助理完成。

很多人觉得明星直播,即便没有卖出货,有坑位费打底,也是旱涝保收的,但是明星们也有着自己的担忧。首先,直播卖货可能并没有大众想象的那么容易和赚钱。作为较早开始入局直播卖货的明星,叶璇从3月22日开始到5月25日停播,坚持每晚直播三小时以上,成为全网唯一日播的女明星,还创下了月销售额四千万的成绩。但是最终叶璇还是决定退出直播间,据她自己透露,两个月直播赚的钱还没有自己出席两场活动站两次台赚得钱多。

其次,直播卖货艺人们会承担名誉风险。一般观众去明星直播间买货,除了冲着低价格,还会冲着艺人的名气,一旦产品出现问题,消费者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找供货商,而是会直接将锅扣在卖货的明星身上。比如之前陈赫直播间的小龙虾因为变质问题,被消费者投诉的事情就闹得沸沸扬扬。

而且因为直播没有后期剪辑,对于艺人来说也存在着很大风险。一旦艺人在直播中不小心犯下难以挽回的错,就是追悔莫及的事。无论是去年的翟天临“不知知网”,还是今年的仝卓“将往届生改应届生”,对于想要加入直播的艺人们来说,都是前车之鉴。并且过多的直播曝光,对于艺人的口碑也是一种消耗,频繁直播之后再回去演戏,可能会受到观众不务正业的质疑。

明星加入直播卖货看似热闹,但却并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今年明星直播卖货的风潮之盛行,其实跟疫情有很大的关系,“明星缺少活动和曝光度,等到影视行业复苏了,就不会有几个明星来直播卖货了。”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中小艺人转行卖货不占优势,直播行业也存在鄙视链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计到2020年规模将翻一番;2020年移动电商用户规模有望达到7.88亿人,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达到5.24亿人,观看直播逐渐成为人们的上网习惯之一。

与直播电商的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影视行业的惨淡,据《经济日报》报道,2020年已有523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1.78倍。影视公司数量大幅度下跌,影视剧的产量自然也就下去了。

有一位艺人经纪人向我们透露,今年小艺人不仅难接到戏,即便有戏钱也不多。她透露有一位艺人向自己吐槽,跟组四个月只有四万元的片酬,不仅要跟公司分成,还要给助理每月开四千块的工资。该艺人调侃道:“感觉我在给自己的助理打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小艺人纷纷动了放弃演艺事业,转型网红卖货的心思。但是很多人成为专职卖货主播之后,发现这条路并不比演戏更好走。

其实消费者之所以冲去直播间买货,艺人的关注度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大牌的艺人可以和品牌谈到最低价。在越是大牌的主播间里,消费者获得的优惠越多,所以销量也就越多。而如果中小艺人迫于经济压力或冲动选择带货主播作为职业,除非天赋异禀,大多也都沦为了腰部或者尾部主播,而这样的主播其实是很难卖得动货的。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像薇娅、李佳琦、辛巴这些头部主播是不需要谈价格的,商家自然会把最低的价格给他们,而且会签保价协议,就是保证在一定期限内这个价格一定是全网最低。非头部主播拿这样的价格就会很困难,其中浮动空间也很大。”

大的品牌拿不到低价,小的品牌也未必就能看上非头部的主播,一个做减肥品牌的市场负责人告诉搜狐娱乐,今年他们的品牌经过一番对比,最终还是选择了薇娅进行合作,“直播卖货要出坑位费,还要把价格压到最低,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赔本的生意,但是选择大的主播可以帮我们把品牌打出去。如果选择小主播直播一是可能会遇到刷量造假的情况,另外一旦用户直播买货形成习惯,我们常规的销售就会受到影响。”

由此可见,即便是直播卖货,也跟娱乐圈一样存在咖位大小和鄙视链的。

来源:搜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