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两点爬山、借梯子翻墙、踩塌摄影棚……揭秘疯狂的剧组代拍

搜狐娱乐专稿(庄自修/文)4月29日,《皓衣行》剧组的一纸声明让”剧组代拍”现象的热度不断升温。此前搜狐娱乐曾做过”机场代拍”的调查稿件,为读者呈现了机场代拍群体的众生相。剧组代拍与机场代拍二者之间有哪些共性又有哪些不同?为此,搜狐娱乐再次进行”剧组代拍”现象的调查。

剧组代拍群体与机场代拍群体大同小异,主要由站姐、粉丝、专职摄影师、大学生、短视频主播等形成。价格方面,同样无规律可寻,一组25张左右的照片,高可达上千元,但低也有可能无人问津,唯一不变的是,CP同框照永远贵于单人照。

不过,论过程的精彩程度,剧组代拍群体的经历可谓是”富贵险中求”,时常与剧组上演”猫捉老鼠”的游戏:你抓,我就跑;你置景,我抠洞;你拉绿幕铁丝网遮挡,我上山爬树;你用反光板照,我站拖拉机上拍……剧组防不胜防,只得一纸声明警告,却又引来炒作的质疑声。

搜狐娱乐深入代拍群,为你讲述剧组代拍幕后的惊险故事。

代拍踩塌摄影棚

剧方无人机抓人

《皓衣行》剧组发布抵制代拍声明的第二天,依然有人在代拍群里售卖罗云熙的路透图。而就在前一天,粉丝小从也到达了横店,准备第二天去《皓衣行》剧组周围碰碰运气。

对于剧组的抵制声明,以及网传代拍被警察抓走的新闻,小从不屑一顾,”太搞笑了,说什么窃取商业机密,你就说你是来旅游的,看到拍戏好奇拍一下,他能把你怎么地?你又没杀人放火,也没有专门针对追星的法律,警察根本没法管,抓进去教育一下就完了。”

总结代拍的拍摄经验,小从给出八字方针——随机应变,因地制宜,”总之就是想尽各种办法拍图”。

某个顶流的生日会,一张门票2万元,买不起门票的代拍们纷纷翻墙,黄牛在里侧一个一个接应;某个接机现场,人山人海,一个女孩站在机场行李推车上,让朋友一路倒推着走,为此获得了”居高临下”的绝佳拍图视角;有个代拍,为了拍图,踩塌了剧组的摄影棚。

用小从的话来说,没有哪次拍摄是顺利的,他们时时刻刻都在跟剧组、主办方上演猫捉老鼠的游戏。

为了拍图,小从曾深夜两点上山蹲点,差点出事故;连续两个月只吃早餐,只为买到一张进场门票;为了”探访”剧组,借梯子爬墙;为了躲剧组的无人机追查,蹲守在山头草丛中;为了拍到岸边的爱豆,和别人一起出钱租船在海上围观;也曾提前蹲在幽暗狭小的空间里等待开场,但还没来得及拍,就被保安清理出去;在崎岖的山路上跟车,被突然停车走下来的爱豆敲窗质问,”除了跟着我,你没有自己的生活吗?”

网络上流传的代拍挤碎机场玻璃,抠烂剧组置景,在粉圈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北京、南京的场馆,我一翻一个准,翻久了我都熟了,知道哪儿守卫不严。”小从说:”刚开始追星的时候,大家都比较老实,后来有人翻墙之后,整个追TFBOYS的粉丝都开始翻墙了,现在传到其他圈子,现在追王一博、肖战的那些人,大部分都是以前追TFBOYS的人。”

为了阻止代拍们偷拍,剧组、艺人也想尽各种办法,拉铁丝网、举反光板、报警、用激光灯扫射代拍们的镜头等等,但总是防不胜防。

但剧组方也会有”狠角色”。网传某一线流量小花,每次拍戏都会特意雇佣场工,阻止代拍。某当红流量被封为”横店鹰眼”,因为据传他在拍戏期间,可以凭借肉眼或者无人机准确找到代拍,并派保安前往抓人,这一举动令代拍闻风丧胆,江湖人称”横总”,即横店安保总队队长。

挡不住的代拍

“蹲守”群体里大学生居多

《皓衣行》发布抵制代拍声明,有人呼吁抵制代拍,也有人质疑剧组炒作。

“鹿晗之前火的时候拍电影,那时候他的粉丝也很努力,不也什么都没拍到,就是因为人家真的防得很严。”小从说:”《皓衣行》我理解的意思是,它希望有人拍,但不希望那么多人拍,因为前几天的路透有一点太多了,可能真的影响到了拍摄。”

剧组工作人员汪旭对搜狐娱乐反驳了该说法,他坦言剧组都会有自己的宣传节奏,什么时期发什么样的官方物料都会有计划,尤其是古装剧,精心准备的服化道在拍摄期就这么路透出去了,正式播出的时候,观众的观感就不新鲜了,影响对剧品质的认知,也会有被一些制作周期短的作品抄袭的风险。

汪旭透露,剧组已经因为代拍的问题增加了很多额外的工作,”剧组有场务老师在外围查看劝阻,能用布遮挡的地方会尽量遮挡,不拍的时候,人也站着遮挡一下。但横店不仅仅是拍摄地,还是旅游景区,有的地方真的很难挡住,只能人去找,去劝离,但他们有时候会提前很久藏在景里,也会在外围找高处偷拍。希望这次严肃的声明可以引起重视吧,毕竟这样爬高拍摄很不安全。”

但事与愿违,《皓衣行》发布抵制代拍声明后的五一假期,小从透露,代拍人数并未减少,依然有很多人不间断地在代拍群里出售罗云熙、陈飞宇的图。唯一的小小改变是,不再有人明目张胆地租用吊车、拖拉机偷拍,大多数人拍摄的图都是私下买卖,或藏起来等以后剧火了伺机大赚一笔,不再第一时间就发布在网上。

“如果你现在就发出来,剧组知道你在拍,肯定又要想办法阻止。”小从说,”现在蹲守的大多都是大学生,受疫情影响没开学,等以后开学了估计就没这么多人了。”

为爱发电?

有人15秒视频卖出1万2

看到代拍们为了拍图”上山下海”的图,有网友调侃”有这样的努力,干啥啥不行?”小从回想从前的拍图经历,也自嘲自己傻,”现在想起来,不可能那么努力了,当时努力都是为了爱,现在是为了别的。”

所谓”为了别的”,要么为利,要么为名,当然也有可能名利双收。

在代拍圈,起初很多人都是为爱发电,后来混的时间久了,逐渐摸索出一些门道来,也开始搞起事业来。他们拍的图,有的大价钱卖给了粉丝,有的卖给用图来引流的娱乐八卦号,有的则自己建立个站,用拍的图吸粉成为大V,一方面享受着小粉丝的恭维和羡慕,一方面还可以通过这些大V号赚钱。

《皓衣行》发布抵制代拍声明那天晚上,仍然有人在微博上兜售两位主角的路透图,一组照片25张左右,单人报价300元到800元,CP同框图800元到3000元,供不应求,好几个代拍表示同框图没了,只剩下主角侧脸图。

还有人15秒的视频卖了1万2。

也曾有代拍”偶然”拍到了两位传绯闻的明星的恋爱料,图被工作室拦截,直接卖了几十万。

《镇魂》大火之后,有人将朱一龙、白宇的图集结成册售卖,单价149,不完全统计,共售卖了15001,获利达223.5万。其它自制周边的获利也非常可观。

“如果你拍到了别人没有拍到的图,价格可能会炒得更高,几张照片成千上万元都是有可能的。”小从说,”但赚得多花的也多,有些活动门票几千元,代拍们都进去了,图就卖不动,那你的门票钱就白花了。有的剧组管控很严,你怎么努力都拍不到也没办法,吃住行都要花钱。《皓衣行》才刚开始拍,你不知道它以后火不火,火了图确实可以卖更高价格,如果没火,贱卖可能都没人要。”

有了《镇魂》《陈情令》的大火为例,催生出了《皓衣行》代拍的灰色产业链,有人统计,剧刚开播,陈飞宇罗云熙双人站就开了800个!

除了代拍,横店以直播明星为生的主播们,也是让剧组和艺人困扰的存在,他们蹲守在横店的每条街、每一个剧组、每个酒店的门口,甚至是艺人的房车旁边,看到艺人出现就围拢上去,产生很大的安全隐患。编剧于正前两天就在微博上发文斥责代拍和主播,在疫情期间人群聚集,经常对演员怼脸或蹲下拍,”害人害己!”

剧组代拍是否违法?

律师:公众人物让渡隐私有底线

回想自己过往的追星经历,小从感慨,除了不犯法,其他事几乎都干过,但隐秘灰色的代拍产业链真的完全合法吗?答案是否定的。

以偷拍剧组的代拍为例,磨铁娱乐法务总监车园园认为,他们的行为就有可能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

具体判别方法如下:首先需要判断被拍摄的内容是否构成商业秘密,其次还需要看是否权利人造成了重大损失。

一般来说,一部影视剧对于影视剧的投资方来说,是重大的项目投资,同时凝结了主创们的智慧成果,这些都是有价值的,因此剧组通常会在整个摄制阶段采取相应措施进行保密,防止拍摄内容、服化道等被泄露。有保密的价值、又采取了保护措施,这就可能构成商业秘密。而代拍拍摄的内容都是拍摄现场的场景,包括服化道、具体拍摄场次、拍摄进度等,一旦未经允许对外泄露,可能给剧组造成损失。因此代拍未经剧组许可去获取、使用、甚至披露了影视剧的摄制进度、服化道等,无疑损害了剧组的利益,情节严重的,可能构成犯罪。

如果代拍扰乱了现场拍摄秩序,造成剧组无法正常拍摄,剧组还可以报警,请代拍离开。情节严重的,也有可能构成犯罪。

而将偷拍的图自行印刷成册售卖,属于非法出版物,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经营罪。其中,”经营报纸一万五千份或者期刊一万五千本或者图书五千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一千五百张(盒)以上的”,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情节特别严重”,有可能被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此外,将偷拍的明星图片出写真集卖钱,本身还构成侵犯明星的肖像权,”《民法通则》第一百条 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

很多人总以为明星作为公众人物,就应该让渡自己的隐私权利,但事实上,他们的让渡也有底线。车园园直言,”代拍如果还跟车、跟到酒店进行拍摄的话,那这时候可能属于艺人的私人时间,可能会侵犯艺人的隐私权。”

由此可见,追星并非法外之地,每个人还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万不可存侥幸心理踩红线。

来源:搜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