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生难?文科院校更难!

钱钟书在《围城》里说:“在大学里,理科生瞧不起文科生,外国语文学瞧不起中国文学系,中国文学系瞧不起哲学系,哲学系瞧不起社会学系,社会学系瞧不起教育系,教育系的学生没有谁可以给他们瞧不起了,只能瞧不起本系的先生。”

那么多年过去了,文科生地位是否有提高?文科院校的处境又如何?

文科生难,文科院校也难

今年高考之后,网上热传一张“文科志愿填报指南”的图,将文科生的报考标准划分为家里的贫富程度和颜值的高低。不管你属于哪个象限,总有一个文科专业可以选择。

学文科,只要有钱有颜就行?对学术能力的无视,隐含的是嘲讽和轻视。总体上说,我国社会对文科生的需求远小于高校的供给,文科生就业跟找对象一样,是个“老大难”的问题。逃离象牙塔,文科生发现,走上社会自己早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9届本科毕业生月收入前10 的专业均为理工科或管理学科的。而绘画、音乐表演、法学、应用心理学等文科或艺术科的专业直接成为“红牌专业”(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专业)。其中,法学专业连续10年上榜,“毕业即失业”并不是一句玩笑。

图源:光明网

不仅文科生被贴上了“只会死记硬背”标签,社会上还流行着“文科无用”论,整个人文社会学科仿佛“鸡肋”一般的存在。

在国际学术的影响力方面,中国人文社科领域远逊于理科。在2020软科世界一流学科排名中,中国内地高校在10个学科名列第一,均是工科。在社会科学领域的14个学科中,仅有中山大学在旅游休闲管理跻身全球前十,大部分学科,内地高校大多位于百名以后的位置。

通常情况下,文科类的研究有很强的限制——即研究样本的空间属性问题。一般情况下,我国社会科学学科研究问题利用的是中国的数据,除非是非常特殊的情况,一般很难进入国外的刊物。而西方发达国家研究的主要问题,如产业、城市等可以在其先进的期刊刊物上跟进——这一点是国内高校很难匹敌的。此外,再加上语言和意识形态等原因,人文社科的国际学术影响力的确和理工类的有较大差距。

在国家层面,社科类项目的受重视程度也比不上理工科类。

例如,在申报国家基金方面,《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020年度课题指南》中写明,申报课题的资助额度,重点项目为35万元。

图源: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

而根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官网显示,2019年,自然基金重点项目资助额平均就达到了298.57万元/项。

图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其次,在人才政策方面,目前,中国科学院院士或中国工程院院士只设立在理工农医等学科,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一直没有与之相当地位和影响的学术称号。在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是院内的最高学术职务和荣誉称号。而且,中科院和工程院的评选人选都是面向全国,乃至外籍专家,而中国社科院只是面向院内部的。也就是说,中国高校里的教授可以有中科院或工程院的院士称号,但没有社科院的学部委员称号。

再者,在奖励机制方面,在理工科领域,有“三大奖”(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还有多种多样的地方性奖励和民间奖励。但在人文社科领域,暂时还没有能在分量上能和“三大奖”对应的国家级重磅奖励。

诚然,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的资金主要用于文献研究、田野调查、走访等,不仅项目的研究周期和评价周期都比较长,研究的时效性和应用的意义被打上了折扣,而且评价指标体系在缺乏统一的标准,评价结果难以量化。

这些原因导致人文社科学科在科研领域的成绩不容易被“看见”和被肯定,结果就是,文史哲这些不易产生经济效益和进行产业转化的学科出现边缘化倾向,“重理轻文”愈演愈烈。

学科不受重视,文科院校的发展之路似乎也不好走。

在42所一流大学中,以综合性、理工科大学占了绝大多数,除了北京师范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2所师范类高校,以人文社会科学为主的综合性大学可以说只有中国人民大学一所。

中国人民大学,图源:学校官网

至于所谓的“纯文科院校”,其实并没有官方定义,一般公认政法类、语言类院校算是比较典型的代表。

在2020软科中国大学排名中,在政法类大学排名第一的是中国政法大学;语言类大学排名前三的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这四所都是“双一流”,堪称“文科院校翘楚”。然而若是和其他理工、综合类大学放一起比较,他们的总榜排名并不突出。

“小而精”,是普遍对于文科院校的印象。“精”固然好,“小”则既是特色,又有无奈。

今年7月,77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布了2020年部门预算。

数据来源于各校官网

在排名前十的高校中,多为理工科见长的高校。而文科见长的高校,如北京师范大学以86.35亿元位列第16名;中国人民大学以74.42亿元排名第20;北外、上外2所语言类的院校更是排到了70名开外,为直属高校里的倒数。总体来看,偏文科的高校在财政资金预算上远远不及理工科的高校。

缺少经费,或许有一部分原因还在于文科类的院校体量小。2019年“双一流”建设高校的毕业生数据统计中,上文提到的4所文科类“双一流”在140所高校中,每年本科毕业生人数都在1000-2000,与理工科院校动辄上万的人数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因为人少而获得的经费少,而缺乏经费又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扩张,文科院校就此陷入了循环。

发展“新文科”,传统文科何去何从?

“文科式”的焦虑不是哪一家高校独有的,而是教育圈的通识。随着社会化进程日益加快,越来越多的高校认识到,无论是在创建“双一流”的征程上,还是在实现大学最根本的育人使命上,人文社会科学所提供的滋养都必不可少。

2018年,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简称“新时代高教40条”)等文件,决定实施“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计划2.0在原先数学、物理学等基础上,实施范围扩展到天文学、地球物理学、心理学、哲学、中国语言文学、历史学等,首次增加了人文学科。

图源:教育部官网

以这个《意见》为主,教育部提出了推进“新文科”建设。新文科,是相对于传统文科进行学科重组文理交叉,即把新技术融入哲学、文学、语言等诸如此类的课程中,为学生提供综合性的跨学科学习,而传统文科是对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统称。

2009年,“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简称“珠峰计划”) 启动。武汉大学作为首批入选高校,于次年成立了弘毅学堂,并自掏腰包创造性地增设了两个文科班,即弘毅学堂国际数理经济与数理金融班、弘毅学堂国学班,在课程设置、培养过程、培养要求等各方面比传统文科就具有了前瞻性。近些年,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郑州大学等高校出现人文科学实验班,西安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出现学院式教学模式,这些尝试,被当作我国“新文科”建设的重要经验。

这两年,各大高校纷纷响应教育部的号召,大力发展“新文科”。比如,传统文科就很强的南开大学,立项新文科专业建设教改项目15项,构建了科技人文、数字史学、数字经贸、智慧旅游等“新文科”专业。

国内多所理工科见长的“双一流”高校也加入发展“新文科”的队伍中:

此外,清华大学宣布建立文科资深教授制度,引起广泛关注。文科资深教授是清华大学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设立的最高学术荣誉称号,在清华大学校内会被等同于院士对待。这一制度并非清华首创:2003年,教育部启动实施“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繁荣计划”,提出“鼓励高校从实际出发设立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岗位,并给予与自然科学和工程科学院士相应的待遇”。此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吉林大学等国内部分高校相继实施文科资深教授或一级教授岗位制度。

2020年6月17日,首届中国高校法学教育创新研讨会在天津大学召开,会上成立了我国“新文科”的首个联盟——法学教育创新联盟

教育部高等学校法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徐显明指出,建设“新文科”的根本的出发点是要使文科发展适应社会需求。“新文科”将是文理打通、人文与社科打通、中与西打通、知与行打通的“四通文科”。

与传统文科相较,新文科有四个不同:

发起法学教育创新联盟的17所大学都是我国著名大学中法学学科的大咖,包括了12所“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以及4所“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法学在“新文科”建设中或许可以成为突破口,起到引领和示范作用。而且,在文理融合方面,法学学科也拥有超群的实力,或将成为我国大学“新文科”建设的领头羊。

今年4月,教育部社会科学司发布《2020年工作要点》提出,将启动高校文科实验室建设。目前,不少高校已紧锣密鼓地组织人员开展相关调研、论证,为后续的文科实验室申报、建设等相关工作未雨绸缪。

图源:教育部官网

长期以来,偏差观念认为,文科生不需要像理科生那样进行专业化的实验技能训练,由此导致我国文科实验室建设一直处于滞后状态。据科技部统计,截至2016年底,正在运行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共254个,主要分布在8个学科领域,集中在理、工、医等学科——文科实验室与理工科实验室差距明显。

图源:《2016国家重点实验室年度报告》

2019年《科技部关于批准建设媒体融合与传播等4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通知》发布,以中国传媒大学为依托单位的媒体融合与传播实验室,成为历年来为数不多的文科类国家重点实验室。

现在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是多方面、多层次、多角度的,简单粗暴的文理分科模式已经完全无法满足,因此,全方位培养人才,进行不同学科组合已是大势所趋。

2020年8月举行的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上,决定新增交叉学科为我国第14个学科门类。各大重点高校全面开花,重点布局交叉学科,人文学科也因此受益。

图源:新华网

首要提及的就是医学人文学科。该学科是研究医学与人文关系及从人文观念角度出发对各种医学现象,事件进行思考,总结的学科,包括医学史学、医学哲学、医学伦理学、卫生法学、卫生经济学、医学社会学等。

中国的现代医学突飞猛进并且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但在人文关怀方面做得尚且不够。为了实现医学与人文学的完美结合,一些医学人文学研究机构相继成立,如:大连国际人文社会医学研究中心、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医学人文学研究所、北京大学医学史研究中心、东南大学医学人文学研究中心等。而在提倡交叉学科的背景下,复旦大学提出,要加强医学与文理工科的交叉融合发展,特别是在临床领域的医理、医工合作;鼓励理工科教授与临床医生进行思想碰撞,加强理工科对临床应用的合作和支持。2020普通高等学校自设交叉学科名单中,北京协和医学院、中国医科大学、哈尔滨医科大学、南京医科大学等高校的人文医学学科赫然在列。

2019年,《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冠军武亦姝高分考入清华,却被新雅书院录取念理科一事引起热议。

今年,清华大学在新雅书院的基础上,新设立了致理、日新、未央、探微、行健五个书院。其中,日新书院以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的历史系、哲学系、中国语言文学系、科学史系的优质师资队伍为依托,同时利用清华大学多学科交叉的优势,努力为国家培养基础文科的拔尖创新人才。

图源:澎湃新闻

清华校长邱勇曾表示:“正是因为清华文科的发展,清华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综合性大学。一流是综合的一流,包括一流的文科、一流的人文。”

现代大学教育中,人文教育从来都是所有学科的基础。无疑,“新文科”的概念给传统文科提供了一个创造性的出路,但新文科不是 “文科+新技术”,也不是理科化的文科。文科类院校如何摆脱弱势,立足发展“新文科”,发扬自己的人文优势,任重道远。

来源:软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