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育出路在哪里?从一线校长视角看到乡村教育的希望与改变

看点:当前,在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乡村教育面临着许多问题:乡村教育课程内容与乡土文化脱节、乡村教师“离土”趋势加剧、乡村学校学生流失严重等。提起乡村教育,很多人的传统印象也是生活艰苦、硬件差、老师水平不足、只重视成绩。

然而,近年来,很多小而优、小而精的农村学校的正颠覆着人们对乡村学校的刻板印象 , 越来越多的乡村教育家门正在带领着他的学校和孩子们实践着一场乡村教育的突围。今天,我们一起来了解三位“马云乡村校长奖”获奖校长带领着学校变革的故事,或许从他们的视角,我们可以看到乡村教育的希望与改变。

林美花:青年教师流动性大、缺乏培训机会,家校共育难实现

2009年,林美花从湖南省第一师范毕业后回到家乡安化进入教师行业,成为南金乡将军完小的一名小学教师。

从安化县城东坪到南金,50公里的路程488个弯,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对于晕车的林美花来说是一次非常痛苦的折磨。“南金乡将军完小附近没有商店,生活用品需要到10公里外的南金乡赶集,而且交通很不方便,每天去县城就一趟车,如果错过了就没办法出门了。”

在第一次去南金乡之后,林美花就有了放弃的想法,内心十分煎熬。当他一次次向家里哭诉条件艰苦,想要放弃时,父亲告诉她:“人这一辈子会经历各种各样的困难,既然当老师是你从小的梦想,那么你就要在这样的地方待下去,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中你能够坚持下去,未来遇到任何困难和挫折,你都能够坦然去面对”。

从那以后,林美花开始静下心来工作,渐渐地爱上这片土地和这土地上的人们。

在南金乡将军小学担任两年教师后,2011年她调入南金乡完小,先后担任该校教导主任、副校长,如今,33岁的林美花,已经是一位年轻的资深校长,她的成长可谓十分迅速。

在做校长之初,她也有过迷茫,但是通过不断的学习以及现实的磕磕碰碰中磨练,林美花不断尝试课程改革,改善学习环境,为青年教师搭建成长平台,在贫瘠的土壤上办出了有特色的乡村教育。

在南金乡完小,林美花主要做了三件事:首先,通过一系列措施关注留守儿童。南金乡完小388个孩子中有272个留守儿童,所以她带着学校老师建立了全校留守儿童档案,设立了留守儿童的主题班会,建立留守儿童的微信群,让每个留守儿童定期可以跟父母视频交流,此外学校每个月都会给留守儿童过集体生日,她通过一系列关爱活动让学生感受到学校的温暖。

其次,学校通过社会组织引进了乡村少年宫,到目前为止已经开设了音乐、美术、体育等10个社团;还通过联系慈善机构,大大改善了办学条件。

“现在学生在学校可以通过书法课去练字,通过篮球社团、音乐社团等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除了这些社团活动之外,学校还开展了家访活动,建立跟家长和村委的联系,在了解每个孩子的家庭情况之后,制定相应的帮助策略,对于学习成绩不太理想家中又没有家长可以辅导的同学由学校老师给孩子们在中午和晚上免费辅导作业;我们也和村委开展了‘手拉手’活动,邀请家长志愿者和孩子们一起参与活动。” 林美花介绍。

第三,学校开始着手做一个量表关注学生的综合评价,做好过程性评价。

通过一系列改革,在林美花的带领下,南金乡完小已经成为了安化山区一颗璀璨的教育明珠。但是她也坦言,在改革与探索的过程中也有很多的困境与难点。

首先,在师资方面,很多乡村学校老师流动性实在太大,这会对学生成长带来很大的影响。

其次,家长培训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孩子的成长中老师是会起很大的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家庭教育。但是在很多农村孩子的教育中,家长不但没有助力,甚至有时候还会成为阻力。“所以我们希望做好家长培训,能够把家长带动起来助力孩子成长。”

第三,青年教师培训机会、学习资源相对匮乏。“老师们渴望学习,渴望成长的心情十分迫切,学校一旦有学习机会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会报名参加,有些老师宁可早晨五点起床去县城参加培训,还有老师带着三岁的小孩参加培训,但对于我们的老师来说,培训机会还是太少,学习资源也比较有限。”

“教育是一项慢的艺术,我们在努力成长,走自己的路,努力让乡村学校成为孩子师生快乐学习、生活的地方。”林美花说。

陈正州:乡村教育不能摸着石头过河,校长选拔、老师培训必须要有成熟的体系

陈正州师范毕业后通过全县统一招考被分配到贵州省六盘州市距鸡场坪镇13公里之外的椅柯小学任教。那里路通车不通,每周只能骑摩托车到镇上买一次菜,那里没有网络、唯一可以了解外界信息的是那台又破又旧的远程教育电视机,由于信息的闭塞,老师们的教育理念、方法是相对滞后。

“当时有很多老师都想着早点儿调离这个偏远的学校,但是我不喜欢放弃,那段时间我努力积累教学经验,想方设法提高自己,努力做一名好老师。”陈正州说道。

由于他的勤劳肯干,2010年9月被鸡场坪中心校直接提拔到鸡场坪乡罩子河小学担任校长,因为只任教三年而被直接提拔为校长而成为当地“风云人物”。

如何尽快提升一所薄弱校教师们的教学激情,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在陈正州看来首先要从制度建设做起,把学校管理的制度形成体系,形成老师们都认同的制度,保证公平公正,这是陈正州在成为校长之后做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改善学校的教学条件,通过活动育人。陈正州率先将学校废弃的老教学楼改造成学生第二课堂,当时中心小学都没有的舞蹈室、书法室,他们学校应有尽有, 他也从一个懵懂无知的校长变得小有名气。

经过三年的努力,学校教师工作积极性明显提高,教学成绩从第九、第六、第五、第三……不断提升,“一般的校长干不赢他”鸡场坪乡原中心校校长总这样对其他人说。

2015年9月,考虑资源整合,乡镇府决定将她所在的鸡场坪乡罩子河小学和鸡场坪乡中心小学合并,他从校长变为校长助理;一年后,2016年7月17日鸡场坪镇鸡场坪小学校长将一所1000多人的学校交到了他手里。

“为了提升教师教学积极性,我在学校举办了教学节,因为很多老师还是有学习、成长的意愿,但是学校没有提供充足的机会,他们没有展示的平台。在教学节,我们将47个老师分成5个团队,取消了教研组,评选了5个骨干教师带领5个骨干团队在教学节进行展示,让每一位教师教学节时至少参加一项教学技能竞赛,从那以后老师们的教学积极性得到了很大的提升。”陈正州介绍。 “现在教学节已经举办了三届,一届比一届效果好,最重要的是教师们的精气神提起来了。”

陈正州还为学校制定了一个5年发展规划。“2018年是教师发展年,我们主要聚焦教师成长;2019年是制度建设年,我们把学校的管理制度形成体系;明年是课程、课堂建设年,我们会丰富学校的“1+5+1”七彩课堂教学模式,发展学校的七彩课程,培养全面发展的学生。”

在七彩课堂中,第一个1是课前展示1分钟,5是课堂教学的5环节,后面一个1是课堂目标检测。在课程建设方面,陈正州为学校打造了5张名片:社会情感(情商培养课程)、阅读课程、活动课程、德育课程、项目化课程。“未来,我们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国家课程的校本化和校本课程特色化方面。”

想要在贫瘠的土地上培育出茂盛的庄稼并不容易,也必然会面临着很多的困难。

“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困难是在评价方面,我们希望对学校、学生进行一些过程化评价,多给学生几把尺子,通过不同的角度多元的去评价孩子,但目前我们缺少一套综合评价的系统对学生日常数据进行收集,我特别想拥有一套能实时全方位对学生进行评价的信息化系统,从而完善鸡场坪小学七彩评价体系。”陈正州介绍。“另一方面,教育部门在考核时也会更加看重成绩,当然现在教育部门也开始关注学校的活动、艺体等方面,还是有一些变化的,他始终坚信中国教育体制、评价体系以及乡村教育会越来越好,正如鸡场坪小学的校训“当阳光倾城时,一切皆有可能”。”

其次,学校的教室、师资还是相对缺乏。“学校的教室上课是基本能满足的,但很多活动课程没有专门的教室,我们只能在周四下午将所有的教室改造成活动课教室进行活动,很多活动因为没有场地被安排到了操场上。”

“最后,对于乡村教育来说需要健全的体制。包括乡村校长的选拔、培训、考核机制,结合继续教育对老师们的师德修养、阅读素养、终身学习习惯培养体系及考核制度。而不是让校长摸着石头过河,让一群不学习不读书的老师拼命的教书,我们必须要探索一套成熟可行的教育生态体系。”陈正州说。

包瑞:与成绩同样重要的还有孩子们身体与综合素质的培养

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湾岭学校校长包瑞是甘肃人,从教21年。2016年,他走进琼中黎族族自治县湾岭学校,成为了这所学校的新校长。

“刚到海南时,以为这里风景如画,没成想到学校却傻了眼。将近100亩的校园,只有81个学生,许多优质生源从小学三年级起就外流到其他学校和县市。校园里面杂草丛生、十分破败,到处是鸡圈鸭圈,还养着十几头猪的猪圈。”除了环境不好,老师也无心教学,全校30多个老师,整天在校外的麻将桌上不下来。即便学校教职工严重超编,学生的成绩也十分不理想:2016年的中考成绩全县倒数第一,拉在全省后20名的“黑名单”中。

虽然已有管理经验,但眼前的景象对包瑞来说仍是极大的挑战。就这样在一路探索中,他与学校共同走上了一条改变之路。

学校的孩子多是寄宿生,校园就像他们的第二个家,包瑞的改革首先从校园环境入手。学校的墙壁被重新粉刷,从灰色变为了明快宁静的淡黄色;学校的宣传栏加上了很多中国历史名人的故事。

上图:2017年湾岭学校活动场地;下图:2019年改造后的塑胶篮球场(新华社记者沈伯韩摄)。

学校的环境越来越好,但对包瑞来说,他还有太多的事要做,为了组建起一支强有力的教师队伍,包瑞制定了极为详细的制度,他首先实行的便是“多劳多得、优绩优酬”的绩效分配制度,规范了教学行为,使越来越多的教师开始沉心于教学之中。

此外,包瑞四方筹措资金,坚持将“送出去学”和“引进来教”相结合,既外派教师外出培训学习,也邀请教育名家来到湾岭学校开设讲座。

在包瑞和老师们的共同努力下,湾岭学校硬件大改,教学提升,中小学亦合并到一起,把在外求学或辍学的学生不断吸引回来,有了近千人的规模。在2017年的中考中,学校的成绩平均分上升70分,综合指标上升50分,两项增长率均全县第一。

成绩很重要,但在包瑞的心中,与成绩同样重要的还有孩子们身体与综合素质的培养,曾经夺得甘肃岷县武术比赛冠军的包瑞,与海南当地武术家合作,在学校推广特色“相子道”武术教育。

包瑞相信,这项课程不仅仅让孩子们强身健体,学会立志与合作,更能够传递让受教育者“热爱生命、智慧生存、幸福生活”的校园文化。习该课程的孩子们在海南省内武术大赛中频频获奖,收获奖励的同时也变得更加自信与果敢。

此前,这所学校中考成绩一直是全县倒数第一,包瑞来校第一年,中考平均分和综合指标增长率跃居全县第一。

二十一载风雨兼程,包瑞为孩子们做的全融在点滴里,他会与学生们在校园里烧烤、夜谈。也会叮嘱孩子在课间少吃零食,他想让学生们吃得营养,吃得健康。

把爱给了大山中的孩子,就注定着会对家庭有所亏欠,多年来,包瑞答应妻子的极少兑现,就连被保送到省重点中学的女儿,也被他劝回到湾岭学校就读。他总说“我就是要向老百姓表达一种决心,所以我把姑娘转下来。以身作则。”

来源:搜狐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