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玩家被限制、剧本需审核,被管理的剧本杀行业还好吗?

发表于: 2022年7月19日

6月底,文旅部、公安部等五部门发布《关于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首次在全国范围将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剧本娱乐经营场所新业态纳入管理。

面对《通知》,网友反应不一,有人不解,有人担心。

不解的是,剧本杀市场为何突然被纳入管理,担心的是,之后还能玩恐怖本吗?

对此,从业者作何感想呢?距离《通知》过去快半个月了,他们又做出了哪些适应和调整?

剧本杀乱象

对于剧本杀市场被纳入管理一事,资深玩家温迪表示,意料之中。

温迪直言,剧本杀作为这几年兴起的文化产业,初期因为发展体量较小,没有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所以一直处于监管空白的状态,如今剧本杀行业发展迅猛,存在的很多问题就凸显了出来。

据“智研咨询”一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剧本杀新注册企业只有一家,而2021年,这个数字达到了275家。

线下门店的数量,增速更快。2017年,中国大概只有100家剧本杀门店,而2021年直接达到了30000家,短短四年间,增长了300倍!

其中,2020年门店数量最多的是北京,1699家,其次是上海,1598家。

在突飞猛涨的数量背后,是野蛮生长的剧本杀市场,内容尺度大,受众年龄小,其中不乏很多未成年人。

温迪透露,有次她拼团玩《病娇男孩的精分日记》,讲述的是一个男孩有七种人格,内容有点变态,其中对于杀人过程的描述非常细致,到了现场她发现,跟她们一起玩的是一个戴着小天才电话手表的小朋友。

“我当时非常惊讶,不知道他的父母是否知道他玩这么大尺度的剧本杀,如果是我的小孩,我应该不太放心。”温迪说,“我们玩的那个场馆比较随意,工作人员也没有出面阻止小朋友。”

剧本杀从业者刘小怂也透露,自己刚入行的时候,也曾玩过一个非常暴力血腥的本子——一个母亲的女儿被卖到马戏团,里面涉及猥亵、碎尸、虐待等元素,饶是她一个成年人,都感觉十分难以接受,她不敢想象,未成年如果接触到这个剧本,会是怎样的影响。

剧本杀老板葡萄直言,如今剧本杀客户年龄层次越来越小,她遇到的最小的客户只有12岁,每当遇到这种客户,她都会提前跟家长确认好剧本杀的内容,也会在互动的过程中,让主持人带着尽量避开不适合他们那个年龄段的内容。

但不可否认,有的老板迫于经营压力,对客户身份审核并没有那么严格。

此次《通知》针对上述问题都做了相关限制——新增剧本需要备案,除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寒暑假期外,剧本娱乐经营场所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剧本娱乐活动。

“我也希望有人能够来管理一下这个行业,有规范,对于行业的良性发展也是一件好事。”刘小怂说。

苦盗版久已

除了《通知》中着重提到的几点,刘小怂直言,剧本杀行业还有不少问题亟待被解决。

最重要的是版权问题——盗版剧本过多。

刘小怂透露,一个正常的剧本杀盒装本成本在500元左右,而盗版店只需要100元。

盗版剧本的复刻也做得非常好,普通玩家很难发现问题,有的就算发现了,可能也不太在乎,只想找个便宜离家近的店玩一玩,这对于正版店来说,非常不公平。

“更可怕的是,有的盗版店还会开‘城限本’(城市限量本),这样的本子原价在2500元左右,他们同样卖得很便宜,对正版店造成很大的打击。”刘小怂无奈地说。

剧本杀线下门店数量飞速增长的背后,还存在恶性竞争的问题。

葡萄透露,她开店的时候,所在的写字楼只有她们一家剧本杀,没过一年,隔壁写字楼、周边商场、商场的地下室陆陆续续开了很多家,坚持到如今的还有十来家店铺。

这样的竞争压力刘小怂也感同身受,据她不完全统计,她所在的商圈,有将近一百家剧本杀门店,生意受影响在所难免。

行业竞争激烈,规则也自然被破坏。

剧本杀的“城限本”,按照行业惯例,一个城市只能卖三本,玩家如果想玩“城限本”,就只能去买断这个剧本的门店玩,但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线下门店数量上千,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北京最多的时候,一个区就有9—10个城限本,大家可能并不在乎北京到底有几份,只要自己能拿到就行,这是对规则的破坏,也大大降低了城限本的吸引力,完全是恶性竞争。”刘小怂吐槽道。

此外,剧本的买卖也十分麻烦。店家想要购买剧本,只能通过一些APP或小程序,想买到城限本,就只能去剧本杀展会,购买方式既不透明也不方便。

“我希望剧本杀行业能够像电影行业一样,有完备的流程,从业者知道如何拍电影、在哪放电影、如何分账等等。”刘小怂说,“如今有的人想拿个好本,更多的是靠跟所谓的发行的关系,而不是大家公平正规的竞争。”

刘小怂希望相关机构介入进来之后,上述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如果想让一个行业好,想让大家都能赚到钱,那么这个行业就应该有一个最低标准,这个最低标准看起来是限制,但也可能是一种让行业良性发展的保障。”

期待影综剧本杀联动

对于突如其来的管理,从业者也不是没有担心。其中,大家最为关注的是“新增剧本需要备案”一事。

“我希望有人能够审核剧本杀内容,但又怕审核尺度有点大,这个度怎么把握,谁心里也没个谱。”刘小怂说。“也担心出台相关文件的人,没有真正的剧本杀从业者那么了解行业,那么他们在介入的时候,双方可能会出现一些理解上的差异,这个过程肯定会有很多不适应的情况出现,大家都需要一个磨合的阶段。”

刘小怂说,剧本杀之所以叫剧本杀,就是一定会有凶案,有凶案自然就会有恐怖元素,这点不可避免,在她看来,不管什么内容的剧本杀,只要价值观正确,其它的交给市场自我调节。

刘小怂还表示,刚入行的时候,剧本杀行业确实存在一些软色情、暴力的剧本,但之后几年,类似的本子已经被淘汰,剧本更新换代的速度非常快,如今更受大家欢迎的是情感本、欢乐本和推理本。

截至目前,《通知》发布已经快半个月,从业者们相应做了哪些调整呢?

刘小怂透露,这次《通知》对自己的影响不是很大,她的店铺开在核心商圈,主要客户是上班族,之前到店的剧本,她们自己也会先预玩一下,对内容有足够的审核,所以《通知》中提到的几点要求,基本上都做到了。

唯一需要改变的是,此前办理营业执照的时候,没有剧本杀这个分类,她们填写的是桌游,之后可能需要更改为剧本杀,这个事情她们也在一直关注。

“对于未成年客户,我们肯定也会遵守《通知》提到的要求,如果他们来玩,会推荐适合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剧本杀内容,比较常见的还是欢乐本和注重亲情的情感本,毕竟其他剧本他们这个年龄段也不一定能代入得进去。”刘小怂说。

在激烈的竞争中,葡萄透露自己的店铺一直也在升级更新,虽然疫情期间每月亏损三四万,但她时时关注着政府信息,也跟相关机构保持着良好沟通,做好了随时开店的准备,“这次受影响比较大的,可能是那些开在地下的剧本杀店”。

经历了几年快速发展,加之疫情的冲击,有人认为剧本杀行业夕阳西下,但刘小怂依然对这个行业充满热情和希望。她认为剧本杀行业的生命周期还很长,它独有的社交、互动、沉浸式体验等模式,很适合当代年轻人,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中,人们演绎了另一段人生,也有不少人在剧本杀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另一半。

“如今写剧本杀的大多都是一些普通作者,我之所以希望剧本杀行业有人管,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个行业只有正规了,才会有更好发展,如今综艺有剧本杀,之后可能知名作品也会改编成剧本杀,各个行业的联动,会催生出更好的作品,那么玩家也会玩到更高质量的剧本。”刘小怂说,“这是我希望的一个未来。”

搜狐娱乐专稿(庄自修/文)

话题:
No Tag

相关推荐

一批新节目官宣!

综合自指尖榜 总台饮食文化探索类综艺节目《一馔千年》官宣,将于Q4播出。据悉,该节目以“戏剧+历史+美食”为创作理念,深入挖……
2022年9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