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扑街、跳档停拍、乐园关闭 迪士尼去年盛极今年走衰?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经历了2019年高光时刻的美国娱乐巨头迪士尼,2020年开始走背运。先是一季度三部电影接连扑街,损失惨重。接着是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多部大片跳档,在拍的项目全部停拍,全球六大迪士尼乐园关闭。与之相伴的是股价下跌市值蒸发,以及一二季度业绩预计受挫。好在,疫情期间在线点播可能替代影院观影,带来订阅用户数爆发式增长的机会,而迪士尼已经做了布局,在这趟车上。

三部电影接连票房扑街

迪士尼2020年开年不利,先是一季度上映的三部大片接连扑街。

一月,去年刚完成收购的福斯出品的科幻惊悚片《深海异兽》(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主演)上映,制作成本8000万美元,北美票房只有1726万美元,全球票房4081万美元,惨败。

二月,福斯出品的剧情片《野性的呼唤》(哈里森·福特主演)上映,制作成本1.35亿美元,北美票房只有5232万美元,全球票房8615万美元,更惨。

三月,迪士尼旗下子公司皮克斯动画制作的《1/2的魔法》上映,截止3月13日,北美8天累计票房5300万美元,全球累计票房8100多万美元。这样的开局,如果考虑通胀因素,可以说是皮克斯有史以来最差的成绩了。

《1/2的魔法》的制作成本没有对外披露,但根据以往的皮克斯动画预估(《玩具总动员4》2亿美元、《超人总动员2》2亿美元、《寻梦环游记》1.75亿美元、《头脑特工队》1.75亿美元),可能接近2亿美元。如今的全球疫情状况下,不要说靠票房挣钱了,回本可能都很难。

《花木兰》紧急撤档,《黑寡妇》也可能跳票

三月底,迪士尼还有超级大制作《花木兰》,本来想着如期上映,宣传大量在进行,美国和英国的首映礼也举办了,但是因为疫情在全球爆发引起的恐慌,迪士尼只能非常临时地宣布撤档。这部电影制作成本2亿美元,加上宣发,总成本预估在2.9-3.0亿美元。

撤档意味着,此前花出去的宣发费,在很大程度上打水漂了,而未来在北美及全球各地上映时候的票房,也变成了非常大的未知数。

与此同时,福斯出品的漫改电影《X战警:新变种人》和奇幻恐怖片《鹿角》也宣布撤档,这两部电影原本的映期都在四月。

或许这样的跳档才只是开始。接下来的5-7月,迪士尼有《黑寡妇》、《阿特米斯的奇幻历险》、《心灵奇旅》(皮克斯动画)、《丛林奇航》,福斯有《窗里的女人》、《分身人》,漫威有《莫比亚斯:暗夜博士》,如果疫情一时半会得不到有效控制,这些电影可能都得推后。

七部电影三部剧停拍

正在拍摄及筹备中的项目,也都因为疫情停下了。

演员汤姆·汉克斯在澳洲拍戏期间对外公布新冠检测确诊,恐慌情绪开始在好莱坞加剧。同样在澳洲拍摄的漫威(迪士尼并购来的子公司)超级英雄电影《尚气》(刘思慕、梁朝伟主演)的导演德斯汀·克里顿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在检测结果出来前,一组的拍摄工作暂停。这样的大制作,每停下来一天,都有非常大的损失。

另外,迪士尼正在拍摄被停下来的项目还包括雷德利·斯科特新片《最后的决斗》(本·阿弗莱克、马特·达蒙主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执导的《玉面情魔》(布莱德利·库珀、凯特·布兰切特、鲁妮·玛拉主演)、重启版《小鬼当家》。

真人版《小美人鱼》本计划下周在伦敦开拍,不得不暂停。在前期制作中的《小飞侠》动画改编真人电影《彼得潘与温蒂》和80年代家庭喜剧《亲爱的,我把孩子变小了》的重启版也都被按下了暂停键。

除了电影,迪士尼为其正大力发展的流媒体平台Disney+准备的三部漫威新剧《猎鹰与冬兵》、《洛基》、《旺达幻视》也都停拍了。

全球六大迪士尼乐园全关闭,损失超4亿美元

在产业链另一端,营收占比很重的迪士尼乐园也陆续关停。最新的消息是,迪士尼将于美国时间本周日起关闭奥兰多迪士尼乐园和巴黎迪士尼乐园,与此前宣布关停的加州迪士尼乐园一样,暂预期的时间是关到三月底。

加上此前宣布关闭的上海迪士尼乐园、香港迪士尼乐园和东京迪士尼乐园,目前全球六家迪士尼乐园均关停。

另外,迪士尼邮轮从14日至月底也将停运。

今年1月,上海迪士尼和香港迪士尼就宣布关闭。迪士尼首席财务官麦卡锡在2月的财报电话会上表示,中国两大迪士尼如果关闭两个月,预计总共会带给迪士尼1.75亿美元的亏损。其中,上海迪士尼两个月亏损1.35亿美元,香港迪士尼两个月亏损4000万美元。

根据瑞银的推算,迪士尼美国乐园业务每关闭一天就会损失1300万美元,如果按预期停半个月,损失就是约2亿美元。但是半个月后能否重新开业完全未知。

东京迪士尼乐园、巴黎迪士尼乐园的损失还无法估算。其中东京迪士尼乐园本计划从2020年2月29日至3月15日暂时休园两周,但目前来看,日本的情况并不乐观。

随着中国的疫情得到控制,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宣布,迪士尼小镇、星愿公园与上海迪士尼乐园酒店的部分购物和餐饮商铺及部分休闲体验将重新开放。而上海迪士尼乐园则继续关闭,重新开放日期待定。

市值三个多月蒸发近900亿美元

迪士尼一直是好莱坞六大之一,每年跟环球、福斯、华纳、索尼、派拉蒙风水轮流转。从、2006年-2019年,迪士尼分别花了74亿美元、42亿美元、41亿美元、710亿美元收购了皮克斯动画、漫威、卢卡斯影业、福斯,拿下了一些列IP版权。慢慢地,迪士尼甩开了其它公司五大公司,成了美国娱乐界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在电影票房方面,迪士尼从2016年开始领先,在第一的位置上一直保持到2019年,且和第二名的差距越拉越大。

2019年是迪士尼最高光的时刻,这一年其旗下电影总票房达到111亿美元,占全球总票房的26%,这是历史最好成绩。

在这一年全球所有票房达到“十亿美元级”的电影中,除了华纳的《小丑》,剩下的《复仇者联盟4》、《狮子王》、《惊奇队长》、《玩具总动员4》、《阿拉丁》、《冰雪奇缘2》都是迪士尼出品,而这些也全都是IP作品。

如果算上新收购的福斯,迪士尼2019年在全球的票房占比达到了31%,在北美地区的票房占比接近40%,几乎是华纳、环球、索尼三家之和。

盈利能力表现在了股价上,迪士尼利润从2005年的25亿美元增至2019年的110.54亿美元,翻了四倍多。迪士尼的市值也从约480亿美元飙升至2600多亿美元,翻了五倍多。仅2019年一年,迪士尼的股价就上涨超过30%。

但是从2019年12月开始,“盛极而衰”开始了,迪士尼的股价开始从高位走低,一直震荡下跌到现在。这期间,当然有疫情冲击美国股市整体下跌的影响。截止2020年3月13日,迪士尼股价102.52美元,总市值1851亿美元,较最高时已缩水近900亿美元。

而对比互联网新贵奈飞,这家数年内就雄起的在线点播网站,在疫情冲击美股前,股价还在走上升趋势。截止2020年3月13日,股价336.30美元,总市值1476亿美元,快赶上了百年老店迪士尼。其实在2018年,奈飞的总市值曾一度超过过迪士尼。

迪士尼+发力,反抢Netflix生意

这才是迪士尼最大的威胁。

迪士尼早就看到了这一局势,这些年也有些动作。比如,2009年,迪士尼斥资约3500万美元购得视频网站Hulu 29%的股权,2012年由于Hulu赎回部分股东权益,其持股比例进一步增至32%。2019年3月,在收购福斯的同时,迪士尼还顺手拿下其手中Hulu30%的股份,从而将手中Hulu股权增至60%,成为这家流媒体平台的大股东。

2019年11月,迪士尼自有的视频服务“迪士尼+”正式启动,会员价格仅为7美元,相当于奈飞的一半左右。在今年二月发布2020财年第一财季财报时,迪士尼表示Disney+付费订户已达2860万。而其控制的Hulu的订户已攀升至3070万。

而奈飞的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第四季度全球流媒体服务付费用户总数达到了1.6709亿人,同比增长20.0%。本土新增付费订户数量55万,不及预期;全球新增付费订户数量8330万,超过预期。

展望2020年,奈飞预计第一季度新增付费订户700万,不及预期。这归因于竞争和价格带来的用户流失。Netflix面临着来自迪士尼Disney+,苹果电视Apple TV+等强势对手新产品的竞争。

过去,Netflix被视为传统大制片厂的敌人,如今,像迪士尼这样拥有大片库和强制作能力的巨头,又成了抢Netflix生意的敌人。

最新消息是,在疫情扩散期间,迪士尼提前在迪士尼+上线了《冰雪奇缘2》,比原计划提前了三个月。原定3月17日发行的《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数字版也提前上线了。

站在这个角度看,迪士尼有失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