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诺贝尔奖说的EPO是个啥?可改善缺氧也可做兴奋剂

文 / 周亦川 编 / 袁月

北京时间10月7日,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Kaelin,Ratcliffe,Semenza,因为他们发现了细胞在分子水平上感受氧气的基本机制。我们的细胞缺氧时会发生的一个关键生理反应是促红细胞生成素(EPO)水平的升高,而他们本项工作的意义则是发现了细胞中EPO在不同氧气水平下的调节原理。细胞中缺氧诱导因子-1α(HIF-1α)可根据含氧量调节EPO基因活性,适应低氧水平的新陈代谢等生理反应。

EPO有什么用?

剧烈运动时,我们肌肉中的氧气感应控制适应性过程可利用EPO产生更多新生血管和红细胞,它也与免疫系统和许多其他生理功能有关。EPO也是许多疾病的核心,例如,EPO 主要由肾脏细胞产生,因此慢性肾衰竭患者通常会因EPO表达减少而患有严重贫血,外源EPO也作为贫血的常用药物之一。

此外,EPO的氧气调节机制在癌症中具有重要研发前景。在肿瘤中,氧气调节机制被用来刺激血管形成和重塑新陈代谢,以有效地促进癌细胞的增殖。各大学术实验室和制药公司正在进行大量针对能够通过激活或阻断氧传感机制的研究,用于开发干扰不同疾病状态的药物。

EPO为何被滥用?

可见,EPO对维持我们正常的生理功能至关重要,但其促进红细胞生成的特性也容易被过度使用,比如兴奋剂。如果运动员体内红细胞数量多,那么肌肉供氧能力增强,可减缓肌肉疲劳,减少锻炼之间的恢复时间,增加肌肉力量,并在比赛中保持优势。

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EPO就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禁止使用,但是第一批检测直到2000年夏季奥运会才开始施行。2006年环法自行车赛冠军Floyd Landis在兴奋剂检测呈阳性后被剥夺冠军头衔时,EPO滥用成为世界头条新闻。其中,最有名的EPO使用者是七次环法自行车赛冠军Lance Armstrong,在公开承认使用EPO后,Armstrong被剥夺了所有自行车冠军头衔。

在我国,在2016年一年拿下27块半程马拉松业余比赛金牌,有着“半马女神”、“颜值女王”之称的业余跑者李文杰被查出EPO阳性,而被称为马拉松“上海业余一哥”的李一鹏同样因EPO违规受到处罚。

滥用EPO有哪些危害?

体内自然合成的EPO含量可受到氧气调节机制,但外源注射的EPO可造成其含量过高,带来重大健康隐患。2003年有8名自行车运动员的死亡与心脑血管有直接原因,人们怀疑这与他们注射EPO有关。EPO对健康风险远远超过任何可能的好处,如果作为一名运动成绩不佳,请不要让这种补充剂作为改善成绩的方法。

美国Verywell网站发文指出,EPO可造成血液红细胞过多挤压血浆,导致血压过高;同时,过高的血液黏度会增加心脏的压力。红细胞过高易产生血栓,增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风险。

EPO与一些治疗低血压的药物之间可发生药物相互作用,比如氢化可的松、米多君等,可增强其效果导致药物性高血压。

另一方面,EPO如果与用于治疗白血病、淋巴瘤和乳腺癌的癌症药物一起使用,比如环磷酰胺可导致严重的肺部毒性。

因此,专业运动员需定期接受测试以检测是否存在EPO,被检测为EPO阳性的运动员可能面临停赛、取消比赛头衔,甚至终身禁止参加体育活动。一方面是为了他们的生命健康,另一方面也能够防止更多的运动员滥用EPO。

敬重科学但请不要滥用概念

诺贝尔奖背后的一个个研究成果,改变着我们的认知和生活,更见证了人类改变世界、改变自身生存和生活状况的努力探索,值得我们敬重。但有意思的是,每年的诺贝尔奖吸引世界范围内无数科学工作者和爱好者的同时,也容易被各类保健品营销商重点炒作。2016年获奖的“细胞自噬原理”被转化为可“逆转细胞老化,返老还童”产品,而2017年发布的“人体有生物钟,要按时睡觉”则是改善睡眠产品最好的宣传词。今年“细胞缺氧”的概念想必可以催生不少新的养生保健产品。

从上文可以看出,细胞供氧状态受到体内氧气感受机制调控,除剧烈运动或疾病状态均可维持在正常水平。医用可改善细胞供氧状态的EPO使用过多可导致生命安全风险,不应随意使用。同时这是一种注射剂,不会“无意使用”;而在将来的一段时间,我们可见2019年“诺奖最新转化”,可改善“细胞缺氧”的保健品应运而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提高警惕,敬重科学,拒绝接受这些滥用诺奖的概念产品。

来源:搜狐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