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贵州修文:事主睡梦中被强行押走,返家时珍稀盆景园、楼房变废墟

发表于: 2022年7月25日

“真没想到,如今的法治社会,在自己的家里睡觉还不安全,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竟然强行闯入家里将我从床上押走。”回忆起前几天发生的一幕,家住贵州省贵阳市修文县景阳街道红星村8组102号的村民周汇程惊魂未定。

睡梦中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强行押走

周汇程是一个地道的农民,经过多年的努力,发展了770多株珍稀盆景植物,总占地面积约4亩,其中品种包括大型金弹子、红豆杉、七叶映山红等珍稀植物,另有大量桂花、樱花等名贵景观植物,眼看就要变现回本。

拆迁前的房屋

然而,他的美梦与计划全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打破。7月13日清晨6时许,睡得正酣的周汇程、蒋德恩直接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从床上押走。走出家门时看到门口有100多身着迷彩服和便衣的不明身份之人,还开着挖机,有的手提钢管、撬棍等,令人心惊胆寒,路旁停有两辆救护车。

周汇程表示,他被押上车后,就被送到了景阳街道红星村委会办公室,被非法拘禁,由专人监视,被限制人身自由达数小时。

返家时盆景园和楼房成废墟

周汇程说,事情发生时,他随即打了110报警,可等到他被押上车离开现场时,也没有看到警方前来处警,至今也没有收到警方的任何回复,警察当天也没有到场处警。

在村委会被关押半天后,周汇程于当天下午才被解除监视,回到家时, 1250平方米的三层楼房被强行铲平(房中包括300多只信鸽被压死或飞离,有信鸽协会会员证),占地4亩的770多株珍稀盆景园全部变成了废墟,周汇程的心在滴血。

房屋现已是一片废墟

周汇程如今连家都没了,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只能和他一起风餐露宿,被毁掉的珍稀盆景园是借款建起来的,今后拿什么还款?今后的生活怎么过?周汇程不禁悲从中来。

 谈过盆景补偿问题,但从未谈过房屋拆迁

周汇程和蒋德恩说,在此之前,景阳街道只针对盆景园找他谈过话,协商盆景园的拆迁补偿事宜,并称已经委托评估机构对盆景园价值进行了评估。然而,街道委托的评估机构在进行评估过程中,并没有到现场来清清楚楚地逐一统计盆景数量,详细登记盆景品类,逐一测量盆景的高矮粗细,市场调研每个品类的价格等,就笼统地写有盆景植物300多株,总评估值为32万多元,而且还没有评估师的亲笔签名,整个评估程序、评估公正性、评估正确性、评估结果都漏洞百出,显然不合理不合法。

拆迁前的盆景植物

这一评估结果出来后,二人不服,并提出了质疑,要求共同比选评估机构重做,但景阳街道不予理会。他们只得自己去请北京的一家有资质的权威专业机构进行评估,评估人员现场清点全部大型金弹子、红豆杉、七叶映山红等珍稀盆景植物为775株,还有其他大量桂花、樱花等名贵景观植物。并分门别类逐一清点、测量、登记、拍照建档在案,然后再经过市场询价后,评估总价值为1180万元。

盆景植物已遭损毁

在拆迁过程中,不明人员还将一老年妇女背上背着的一个7个月的孙子,强行从老人背上抢走,然后将老人制服并实施非法拘禁,让7个月的婴儿脱离临时监护人达数小时。

官方回应:一切手续程序合法

针对周汇程、蒋德恩的一系列质疑,修文县政协副主席、兼任景阳街道党工委书记刘春祥表示,街道是得到县政府的授权委托才实施拆迁的,拆迁流程一切手续程序合法,实施强拆的行动也是完全合法的。

强烈呼吁严查不法干部 

国家明令禁止以下三种拆迁行为:1、强拆暴拆等行为。2、农村拆迁政府必须发布相应的拆迁文件,文件中涵盖拆迁的费用补偿,拆迁时间,以及农民的迁移时间等等。3、禁止先拆迁后补偿的行为。

《民法典》对暴力强拆的刑事责任规定: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周汇程、蒋德恩认为,第一,对住房没有进行过任何告知和协商就突然实施强拆是不合法的。第二,对盆景园还未签署拆迁协议就由街道实施强拆也是不合法的。第三,景阳街道是县政府的派出机构,没有征收拆迁土地和房屋的合法资格,所下达的一些文字材料都是盖街道的公章,这不合法。第四,强拆程序不合法,没有按照法定拆迁流程进行。第五,在拆迁过程中,要合法强制拆除房屋,必须向人民法院申请,由法院裁定准予后,方可实施强制拆除。第六,强行将当事人押离现场,并实施非法拘禁,这是典型的侵权行为。第七,将一个7个月的婴儿,强行从临时监护人的背上抢走,然后将老人制服并实施非法拘禁,让7个月的婴儿脱离临时监护人达数小时,这是典型的非人道侵权行为。第八,不明身份人员非法闯入私人住宅,把当事人强行带出房屋,这是违法行为。

目前,周汇程、蒋德恩已经聘请律师诉讼维权,并公开举报相关涉嫌违法责任人,强烈呼吁严肃查处涉事的相关部门、相关人员涉嫌违法、违纪、违规、滥用职权等问题,还受害人一个公道。

话题:
No Tag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