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大众“改姓”,中国车市对等合资的时代落幕了

12月8日午后,江淮汽车(600418.SH)开盘后迅速涨停,每股价格为10.99元,总市值突破208亿元。

当天上午,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揭牌暨研发中心竣工和制造基地开工仪式在安徽合肥举办。安徽省及合肥市相关领导、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安进、大众汽车集团(中国)CEO冯思翰等出席仪式,共同见证这一里程碑时刻。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CEO冯思翰博士

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安进

据透露,大众汽车(安徽)首款基于MEB平台打造的纯电动车型预计2023年投产,新落成的研发中心最大年产量预计可达35万辆,将于2022年底竣工。

外方最大股比合资公司诞生

这不是江淮汽车本月的第一次涨停。

12月2日晚,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大众汽车集团增持江淮大众股份至75%投资交割完成,江淮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

交易完成后,大众将持有江汽控股50%股权、大众(安徽)75%股权,实现合资公司的绝对控股并获得管理权。12月3日,江淮汽车(600418.SH)开盘1小时便涨停,每股报价10.65元。

从表面来看,这只是一次企业名称变更的“常规”操作,事实上,这亦是我国第一起由国外车企对控股合资车企更名的事件。

自此,外方最大股比合资公司诞生,这也标志着中国汽车行业对等合资时代的落幕,中国汽车产业全面开放的号角正式吹响。

下一个需要更名的合资企业,会不会是华晨宝马呢?

不过,虽然德方控制权的加码,让江淮汽车的存在感越来越低,但从资本市场的反应来看,本次事件对于江淮汽车的意义似乎是更为积极的。

江淮汽车的机遇or挑战?

作为安徽省国资委控股的自主品牌主机厂,江淮汽车成立于1964年,目前已发展成为一家集全系列商用车、乘用车及动力总成研产销于一体、跨众多领域的综合型汽车企业集团。

然而,在经历了短暂的高光后,江淮汽车的发展出现了长时间的“原地踏步”,优势逐渐丧失转变为劣势。这艘巨船,如今连转身都万般艰难。

数据显示,过去3年江淮汽车扣非净利润一直为负,今年前三季度其净利润仅为4400万元,同比下降64%。四面楚歌之下,与大众集团的合作,竟成了江淮发力乘用车业务的新支点。

根据协议,大众品牌将授予大众(安徽)基于其纯电动平台的4-5款产品。同时,在中国法律允许且取得许可前提下,大众将优先考虑在江淮大众生产大众B级车、C级车等插电混动汽车和燃油车

大众(安徽)制定的发展目标是,力争在2025年生产20-25万辆,在2029年生产35-40万辆,预计总收入在2025年达到300亿元,在2029年达到500亿元。

如此一来,随着大众车型的投产和放量,将会从根本上解决江淮乘用车产能过剩的问题。

要知道,自2016年产能利用率达到80%以上后,江淮乘用车产能利用率就一路下滑;2019年其乘用车产能为45万辆,产能利用率仅为37%,处于严重过剩状态。

高昂的固定资产费用和存储成本,使得江淮乘用车营业成本居高不下,导致乘用车业务的毛利率持续下滑,2019年仅为3.52%,再加上产线的折旧费用等等,都进一步拖累公司整体利润。

2015年-2019年江淮乘用车产能利用率变化

其次,江淮汽车更寄望通过合资反哺自主,借助德国大众的技术优势和品牌价值,提升其在乘用车业务里的自主能力。

今年下半年开始,江淮汽车乘用车业务已经加快转型步伐,在开发、制造等方面全面向大众汽车靠拢。

制造方面,江淮旗下的乘用车一工厂已按照大众标准完成改造,和江淮大众合资产品共线生产,实现产品品质的提升。

与大众在电动化、互联互通、自动驾驶、智慧出行等领域深化合作,也将助力江淮获得更多资源支持,实现新能源汽车“十四五”战略规划目标。

眼下,江淮品牌格局逐渐清晰:乘用车使用思皓品牌,商务车使用瑞风(参数|图片)品牌,而商用车继续使用JAC标识。

江淮汽车的业绩同样慢慢好转。最新产销快报显示,江淮11月销量41,140辆,同比增长23.67%;前11月累计销量41.67万辆,同比增长7.74%。其中,11月纯电动乘用车销量为5820辆,同比增长120.79%。

市场表现回暖,无疑为江淮乘用车的转型升级“开了一个好头”。当然,江淮自主品牌未来的市场表现,还要看与大众磨合的情况,若能借大众之力重新打造自主乘用车板块,那是最好不过了,否则的话,其最终可能沦为大众的“代工厂”。

大众打造在华电动出行新基地

至于大众,它对中国市场的野心依旧蓬勃,新能源车领域将是它的下一个战场。

发布会上,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迪斯博士表示:“未来的三年,我们将通过这座位于安徽的研发中心,开发基于MEB平台的车型和全新的纯电动产品矩阵,并提供领先的技术解决方案。

今年约10亿欧元的投资,将加速大众汽车(安徽)的发展,而大众汽车(安徽)的发展,也将进一步强化中国市场在集团电动化、数字化战略中的作用。”

合肥这座新的研发中心,将研发、质保、同步工程、全功能预生产和测试等多个部门集中在一个园区,充分落实产业价值链的整合。

二期扩建工程计划于2021年启动,生产线基础设施、设备也会有所完善,比如建立电池车间和车辆及部件检验车间。该纯电动车型工厂规模完备,最大年产量预计可达35万辆,将于2022年底竣工。

2023年,大众汽车(安徽)旗下首款车型将正式投产,新车型充分考虑年轻用户群体的喜好,拥有前卫且独特的设计和强烈的视觉冲击力。MEB平台的应用以及关键部门间的协同合作,也将大幅缩短新车型研发和上市周期。

目前,大众汽车(安徽)正在积极扩大本土研发人才储备,预计到2025年,研发团队员工数量将达到约500名。同时,来自德国总部的研发专家也将为在合肥的员工提供专业培训。

此外,集团还计划在合肥建立一个数字化中心,旨在为集团旗下新能源产品提供车联网和数字化服务,以满足更多消费者的需求。

不难发现,双方的意图都非常明显。大众看中了江淮汽车的产能以及便宜的估值,江淮汽车既有机会走出产能利用率连续下降的尴尬局面,同时又能引进的先进制造工艺,双方似乎都获得了共赢的局面。

但“平静”之下,仍难掩暗流涌动。可以预见的是,江淮和大众的新故事才刚刚开始,而未来,中外合资车企的利益博弈,或将愈演愈烈。

文 | 葫鹿娃(DearAuto

话题:
No Tag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