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免费期间,我们究竟占了多少便宜?

按照收费公路早先的承诺,公路收费是为了偿还修路贷款,等清偿完毕,就应该向大众免费开放。然而,现实却是:高速不收费,就活不下去。

所以,我们可能等来高速不收费的那天吗?

1、疫情期间,我们占了高速多少便宜?

根据交通部的测算,从2月17 至5月6日,全国每天减免了15亿左右的通行费,而这些费用中原本就有相当数量将用于债务本息偿还、运营维护等支出。

简单估算一下,从今年2月17日到5月6日,全国各类收费公路总计免费通行实施了79天,按照每天15亿的数据,相当于总共少收1185亿元。

这个意思就是:高速如果没有收费,是不可能的。

从第一季度对高速公路行业上市公司业绩的冲击,可窥见影响。近期披露的数据显示,宁沪高速一季度亏损3272.64万元,吉林高速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64.53%,亏损4969万元;山东高速一季度营业收入下降53.74%,亏损3.19亿元。而深高速一季度预亏1.4亿元,粤高速预亏5907万元-8860万元。

2014至2018年高速公路通行费收入及利润增长情况表

通行费收入与债务性支出对比表

从上面这两张图,也可以看出,高速公路企业确实存在着很大的运营压力,以及疫情期间我们的确是占了一些便宜,但究竟真正是多少,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2、高速明明是公用的,为什么要收费?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点:世上没有一条高速公路是免费的,只是费用的来源不同以及收费标准有差别。

在美国,多数公路免费通行,道路修建养护资金从公共财政和燃油税中提取。相比之下,中国的高速公路收费、公共财政的投入、征收成品油消费税三者结合。

1985年,国务院第54次常务会议正式决定实施“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政策,这些公路现在统称为“政府还贷公路”。90年代,出现了由企业投资修筑,并承诺交给企业经营的“经营性公路”。

2008年底,中国的收费公路里程稳居世界第一,达到21.25万公里。到了2018年,全国有82%的高速公路实行收费。

当然,收费也是有法可依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63条1规定: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的收费标准,由公路收费单位提出方案,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会同同级物价行政主管部门审查批准。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7条规定:收费公路的经营管理者,经依法批准有权向通行收费公路的车辆收取车辆通行费。

《公路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47条2规定:各项公路规费征收标准和管理办法,由交通运输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各省 (自治区、直辖市) 公路主管部门可制定实施细则,报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后施行。

3、为什么我们不服高速收费?

① 收费标准不统一、不规范

由于缺乏统一的定价原则和定价方法,定价主体也不统一、明确,以至于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的确定存在一定程度的随意性,不同地区的高速公路通行收费过于差异化。各个地区不时推出当地的标准,至于这套标准又是怎么形成的,消费者不得而知。于是,当推出的标准与民意不符时,底下常常骂声一片。

②解决问题不干脆、不便捷

ETC出现乱扣费一事,在免费期间闹得沸沸扬扬。高速相关部门进行了整改,但对于多扣的钱怎么退回,相关工作人员只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了一个咨询电话号码,而在公告中只字未提。投诉无门,只当是“哑巴吃黄连”,但这样的错误成本不应该由消费者承担。

③收费期限短,收费标准高

有学者统计,美、英、德、法、加拿大等国的公路收费期限平均为59年,加拿大的407ETR双向2至5车道的公路收费期限甚至长达100年。在这样的收费期限条件下,其收费标准自然降低。而我国最长的收费期限规定是30年,相对于国外的规定过短,这也成为推高高速公路通行费标准的因素之一。

此次恢复收费,多数车主反映:收费没毛病,但能不能减少收费。同样是消费者明白的道理,做事部门就更加要明白了:世上没有一条高速公路是免费的,但是费用的来源不同以及收费标准有差别,这些消费者都有知情权。

来源:车行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