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一冒头,再横的东北小笨鸡也发愁

作为东北四大名菜之一,小鸡炖蘑菇名声在外,每次南方小伙伴在得知我是东北人之后都会好奇地问:“内个,你们那里的小鸡炖蘑菇是不是很好吃呀?”

当然,在我心中,最好吃的小鸡炖蘑菇来自东北乡下各家各户的餐桌,而且小鸡炖蘑菇不只有小鸡和蘑菇,还有一系列衍生品。那么,现在就请大家搬个小板凳,听我细细讲。

首先,作为这道菜的主角,小鸡,人们总是选择春天生养、国庆节之后长成的土公鸡。

为什么选择土公鸡呢,因为土公鸡平日运动量大,超级能“得瑟”。它们一个个身材壮硕、肉质紧实,不像母鸡那么肥腻。

另一方面,土公鸡看家护院用不了太多,偏偏有的土公鸡缺少自知之明,飞扬跋扈,成为鸡中“食霸”

这些公鸡不仅吃食的时候把其它鸡挤到一边,更有甚者,必须自己享用完,其它鸡方能进食。如果哪只鸡越雷池一步,土公鸡必定把它琢得血乎淋淋。

所以我妈养土公鸡的方式经常是一边喂食一边打骂,果然不出所料,秋天蘑菇一露头,它们就被就地正法。

此时的土公鸡,拔毛完毕成为白条鸡,鸡冠鲜红,鸡皮油光铮亮,接出的鸡血都要比母鸡多很多。

人们特意用一个盛满清水的小盆接鸡血,为防止它们凝结成血饼,大家总是飞快地搅拌,一个小时之后,这些鸡血将在炖鸡盛宴中上演重头戏。

小鸡炖蘑菇的蘑菇一般选用野生干蘑,淡黄色的圆磨是首选。

关于圆蘑的美味程度,人们通常云淡风轻地说:有了圆蘑,不吃鸡肉也行。

空山新雨后,采一筐圆蘑回家,趁天气放晴小心翼翼晒干,杀鸡时提前泡发,这是家家户户秋日里必做的功课。

如果没有圆蘑,就用东北最常见的榛蘑,只不过后者味道与口感都略逊一筹。

小鸡、蘑菇准备好,烹饪开始了。先把部分鸡杂切碎,放置在一边,整鸡全部剁成鸡块。

大豆油烧热,鸡块入锅炒出水分,如果对自己家的鸡没有自信,倒点料酒去去腥也可以。

等到鸡肉炒干,调料放进去,添水炖一个钟头,厨房里的香味渐渐飘了出来。此时打开锅,鸡汤咕咕冒泡,黄色的油花翻滚着,汤汁异常清澈。

“小馋猫“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站在灶台边全神贯注地消灭掉很多。对于他们来说,餐桌上的食物永远没有灶台边的食物来得可口,在灶台,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味叫做“刚出锅”,更何况还是鲜掉眉毛的土鸡汤!

鸡汤盛出一些后,下入泡发好的干磨,蘑菇与鸡汤相遇的那一刻,小鸡炖蘑菇的原始味道就出来了。

趁着锅里的汤汁慢慢收干,需要另起炉灶翻炒那些放在菜板上的碎鸡杂。还记得之前搅好的那盆鸡血么?它们已经跃跃欲试,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这一刻大显神通。

赶紧把鸡血兑些淀粉,等碎鸡杂炒好后倒进去,再加入世界上最重要、最好喝的那碗鸡汤,不停搅呀搅,一直搅到鸡血颜色变深,凝固成粘稠的一坨,鸡血糊糊就做成了。

东北特色菜鸡血糊糊

鸡血糊糊出锅,小鸡炖蘑菇也做好了,成品的汤汁略显粘稠,汤色也因蘑菇的存在从金黄变成了暗黄。

但这只是小鸡炖蘑菇的1.0版本,2.0版的小鸡炖蘑菇还要在最后放一把地瓜粉做成的粉条,宽粉细粉均可,无论哪一种,它们都是在不影响干磨和鸡肉味道的前提下,汤汁利用最大化

东北粉条

剩下就是主食,盛出来的那锅原味鸡汤一定要考虑在内,煮鸡汤面,泡鸡汤饭。如果这次不想动用,下次包个鸡汤馄饨也不错。以上就是小鸡炖蘑菇贡献的系列套餐。

只不过在上世纪的东北乡下,这些食物上桌的那一刻还会跟一些家庭政治学扯到一起。

辅助性食材没什么好说的,大家本着耐煮原则先吃宽粉再吃蘑菇。宽粉挂了一层鸡油,干磨浸满了汤汁,大家吃得欢乐又和谐。但是对于那些不同部位的鸡块,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

先是吃小鸡炖蘑菇时的思想教育,大人们觉得小孩子的吃货世界刚刚开启,嘴巴不够刁,所以在吃鸡块时只会挑些容易啃的净肉给他们,而鸡身上的那些精华部分,向来跟小孩子有缘无分。

你对鸡爪好奇,看大人啃得满嘴流油,也想啃个尝尝,妈妈立刻正言厉色道:“小孩子不能啃鸡爪,否则写字像鸡扒拉似的。”你听了不仅吓一跳,还铭记在心,以至于小学五六年级第一次啃鸡爪,心里还慌得很。

但是对待鸡冠、以及没有被炒成鸡杂的鸡心,他们又有另外一套说辞:“小明把鸡冠吃了吧,长大当大官儿。”“小丽赶紧吃个鸡心,你可长点心眼儿吧!”

除此之外,他们似乎对小鸡的各部位早有预订。

姑姑喜欢吃鸡脖子,那好,鸡脖子就是姑姑的。老叔喜欢啃鸡翅,鸡翅就是老叔的。以活肉著称的鸡尾,爸爸不声不响夹了去。妈妈,当然是鸡头鸡爪子呗!

他们不仅对自己如此,对老人亦如此。我姥爱吃鸡胗,我妈每次搅鸡血都不会把鸡胗放进去,而是从杀鸡那一刻就开始制造舆论:鸡胗给你姥留着。

至于鸡腿呢,有时候也不剁成块,从锅里捞出来整只鸡腿后,晾凉,留一个给我奶,剩下一个,我去我姥家的时候她让我带着,这片孝心的后果就是我姥感动地热泪盈眶,我奶时不时挑个小理儿。

鸡血糊糊在家庭政治学方面对小鸡炖蘑菇起到了平衡作用,它与小鸡炖蘑菇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从来不给大家挑三拣四的机会。

鸡杂已经被切成丁包裹在糊糊里,即使你是鸡肠爱好者或鸡肝爱好者,也不可能眼神老道地挑出每个鸡肠,每个鸡肝,它们就像一个个小小的惊喜,你永远不知道夹到嘴里的会是什么。

况且,鸡血糊糊是真的好吃啊,除了一筷子接一筷子往嘴里送,根本无法分心思考其它事情。吃,就对了。

这就是小鸡炖蘑菇系列套餐,它有一个忠实粉丝就是我弟。这位粉丝曾在自己的少年时代公然宣称最爱吃小鸡炖蘑菇里的鸡肋,虽然他后来也解释说吃鸡肋是因为比较懂事,不愿跟大家争抢。

试问有谁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但是对于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如果鸡肋不好吃,这位粉丝也不会闷头吃那么多年吧。从这个角度讲,这应该是对小鸡炖蘑菇的最高评价。然后呢,这位粉丝每次回老家还会雷打不动的点鸡血糊糊。

至于我,小鸡炖蘑菇里的鸡皮爱好者是也,那些透明的、富有弹性的鸡皮,嚼起来比单纯的鸡肉香气四溢。

还有一件事需要说一下,小鸡炖蘑菇里的那只土公鸡,它身上的鸡毛不久之后就被做成了坐垫鸡毛毽子,尾巴上的鸡毛攒到一起扎成了一把漂亮的鸡毛掸子。

儿时自制的鸡毛毽子

鸡毛掸子打人总是特别疼,大有食霸土公鸡啄人的架势。

话题:
No Tag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