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教怀孕知识被家长吐槽,中国式父母为何“谈性色变”?

文 | 白晶晶

近日,“老师教孩子怀孕知识被家长吐槽”的话题被推上热搜。一段老师上传的聊天记录中,家长连珠炮式“怒斥”老师——“我女儿还小,希望您不要教给她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女儿回家跟我说了,她们班主任在学校讲怀孕的过程,还讲男生和女生的区别,我女儿才9岁,是能听这些事情的年纪吗?”

老师认为,只是因为班里有老师怀孕,有同学在问,她想正好借机向同学们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没想到招致家长不满。

这一次,绝大多数网友站队老师,“都9岁了还不普及吗?我家孩子4岁就知道哺乳动物怎么生娃了。”还有人直言不讳,“这样的家长占大多数才可怕,愚昧无知,还拒绝接受新的教育方式。”

也许,在这位对性教育高度敏感的家长眼中,只要给孩子创造一个与“性”绝缘的真空,捂住孩子的眼睛和耳朵,孩子就永远不会接触到性。

受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诸如此类动辄“谈性色变”,戴着有色眼镜,将“性教育”视作洪水猛兽,羞于启齿、避而不谈的家长不在少数。

2017年,小学二年级性教育读本《珍爱生命》被家长举报尺度太大

西方有句谚语,叫房间里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指的是,人们在私密生活和公共生活中,会对某些显而易见的事实保持沉默,装作看不见。那些耻于谈性的家长,正是将本该高度重视的儿童性教育,变成房间里的大象,看作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殊不知,性教育被部分家长看成洪水猛兽,针对未成年人的性侵害却层出不穷。9月22日,有三则新闻先后登上热搜,颇为耐人寻味——分别是:“三年超4万人涉嫌性侵未成年人”“男主播疑似强奸幼女直播,自称9000元买的破处验货” ,还有一则就是“老师教孩子怀孕知识被家长吐槽”。

性侵害未成年人数字的增长,并不是近些年坏人越来越多,而是社会对于性知识的认识更为清晰,借助微博、微信、短视频平台,曝光求助的手段越来越多,从而将一些原本难以发现的性侵害暴露出来。

然而,即便在2017年到2019年检察机关起诉的相关侵犯未成年人犯罪中,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总人数加起来超过4万人,这一数字背后,仍有很多未成年人,正是家庭性教育的缺位,对性侵害行为缺乏认识,无法向外界求助,沦为沉默的羔羊。

还记得2017年,有一则猥亵女童的新闻曾轰动全网。在南京高铁南站候车室,一名18岁的小伙子,将一名10岁小女孩抱坐在大腿上,将手伸进女孩的裙内,上下其手,摸女童的胸部。这则新闻让围观者愤怒不已,甚至引发全网人肉该男子。事后证明,女童为猥亵者父母的养女,猥亵行为发生时,其父母也在场。

然而,与围观者的愤怒形成鲜明对比的,正是被侵害女童的冷漠,可见她对“哥哥”这种猥琐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不知道何为性侵,更不知道面对不法行为如何保护自己。

现实生活中,家庭内部性教育的缺失,往往成为压垮未成年性侵受害者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人父母者,本该是孩子性启蒙的首任老师。如果父母自身的性观念都不端正、无法脱敏,用对性知识三缄其口,来当作对孩子的保护,反而可能让孩子因性知识的无知而遭受侵害。

更有甚者,一些父母对性话题避之不及,视为家中讨论的禁忌。让孩子产生错误的性观念,在受到性侵害时,也不敢向父母求助,本身是性侵的受害者却背负强烈的道德耻辱感,一旦揭发兽行,不仅无法得到父母的支持,反而成为家族的耻辱。

性教育读本《珍爱生命》节选

进一步讲,信息化时代,孩子很容易通过网络获得与性相关的信息。此前,媒体数次曝光过,犯罪分子打着“个性交友”“童星招募”等幌子,诱骗、胁迫未成年人进行“裸聊”或发送“裸照”“裸体视频”等方式进行“隔空”猥亵的网络侵害,直至发展为线下侵害。

是让孩子在泥沙俱下的不良信息中,获取错误的性知识,在受到性侵害时不知如何保护自己,还是让家长端正性教育的观念,不再将性话题视作洪水猛兽,做好儿童性教育的第一任老师,这样的选择题,相信每位家长都知道何为正确答案。

性教育是孩子成长道路上的必修课,家长们应当改变旧有的观念,让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学会两性认知,不管是对于性别认识,还是自身保护都大有裨益。未知才会尝试,已知才能保护。对于性知识有多无知,孩子面临性侵害就有多危险。

希望“谈性色变”的中国式父母越来越少,坦诚与孩子沟通性知识的家长越来越多。

来源:狐度

话题:
No Tag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