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不敢资助贫困大学生了?

都说人生有三大喜,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就拿金榜题名来说,考上个好大学是很多人的愿望,可如果真的考上了,又因为拿不起钱去不了,就成莫大的遗憾了。

陕西汉中女孩王宝丽,正面临着这样的困境。

她今年高考取得了583的高分,要比陕西一本线分数高上132分,可无奈的是,王宝丽从小在大山里长大,家里本来就没多少钱,就连大学的学费都不敢去算。

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几年前父亲出了一场意外,自从切除了脾脏后,就不能干重活了。

无奈之下,母亲只能去外地打工补贴家用,王宝丽跟父亲俩就留在山里,以养鸡、养蜂、编篮子来维持生活。

现在,全家人一年的收入才三四千元,六千块钱的学费让一家人都很为难。

如果不读书,枉费了王宝丽这12年来,保持第一的好成绩,如果继续念下去,这笔花销确实太大了。

自打媒体曝光了王宝丽的事情,有无数爱心人士想给她捐款。

东莞的一位退役侦察兵得知消息后,还特地组织了资助,他联系了当地书记核实了情况,跟几个爱心人士凑了12000元,再加上之前爱心人士资助王宝丽的6000元善款,王宝丽的这一年的学费、伙食费就有着落了。

这位退伍老兵是真的善良,他不是心血来潮献献爱心就算了,接下来,他打算跟朋友两人,一起资助王宝丽完成四年的学业。

这似乎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女孩王宝丽可以继续上学了,爱心人士找到了捐助对象,媒体如愿获得了流量,贫穷孩子逆袭考上大学,正能量又完美得到了宣传。

不过在这条新闻底下,却满是质疑声。

热门观点就在指责女孩白嫖,网友现身举例,说他们当年上大学都是用助学贷款,毕业工作后几个月就还清了,质疑为啥一定要卖惨:

“靠自己堂堂正正做个人不好吗?”

有位博主还发布了“愿意给这名贫困女孩的捐款吗?”的网络调查,发现很多人都选择了“不愿意”这一项。

现在贫困学生的资助渠道那么多,助学贷款+勤工俭学+奖学金,完全可以帮助女孩上完整个大学,只是生活得紧张一点罢了。

网友不满的地方就在这儿,大家想看到一个独立自主的学生,而不是上来只会伸手要钱的吸血虫。

我们已经看了太多的苦情人设了,没钱的家庭到处都是,如果都是上媒体哭哭穷就有钱拿,这对其他贫困学子来说也不公平。

现在已经有很多人从公开的报道中,发现了不少疑点,更让人对“捐助贫困女大学生”起了不小戒心。

首先媒体公布的,王宝丽家全年总收入3000-4000元就有问题。

既然母亲在延安打工,按照最低工资来看,一天30块钱总是能赚到的,咱们也不多算,就假设母亲一年工作150天,这样一年也能赚4500元了。

再加上父女俩卖鸡笼、养鸡、养蜂、种地,一年到头下来多少总有钱剩余,那究竟是怎么算出全家年收入只有三四千的?

退一步讲,就在2020年上半年,整个陕西省的贫困县,已经全部摘帽了,那些脱贫攻坚人员付出了几年,让不少贫困户过上了好生活。

如果说在这种情况下,还有王宝丽家这种漏网之鱼,想必那些工作人员也一定会心痛。

更让人起疑的,还有这一家人的造假问题。

有网友爆料,女孩家里其实在县城有房子,拍视频的破房子是在山上不住的老屋拍的,就算县城房子是疏困房,他们家也有全新的家电。

女孩跟退伍军人视频时,就是在县城房子里拍的,穿的也是阿迪的衣服,如果说家庭不富裕,又怎么能买得起这么贵的牌子?

更何况,要是家庭真的不富裕,普通人在选择专业的时候,也多少会注意一些,像建筑行业这种在调研、图纸、模型、测绘、写生上都要烧钱的专业,估计一般人都舍不得报。

再说,助学贷款等扶贫政策,国家已经宣传的够广了,连大学录取通知书都附送一张助学贷款单子,合着这一家人就完全不知道?

当然,没有证据就没有发言权,我们也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别人家有没有钱。

可能女孩家里就是穷人,“阿迪”可能只有十几块钱,买的洗衣机也是二手的,毕竟没有正规媒体调查,女孩全家的表现,只能是一些道听途说,以及相关人员真假难辨的爆料。

没有人希望,把一个刚高考完的女生,放在公众的放大镜下,任人指责她道德低下,博取社会同情心。

跳开这一事件,网友们的评论才是关键问题所在:

为什么我们这么讨厌伪装贫穷?讨厌到,只要一个女孩穷到网友不满意的程度,就开始指责?

根本原因是我们看过太多类似的案例了。

网上曾经疯传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位父亲写文为身患白血病的女儿筹款捐助,大家还以为他们有多困难。

结果背景一扒出来才发现,罗家住在深圳,家有三套房子,还在东莞投资了几套房,父亲罗尔更是好几家公司的股东,就这家庭条件,还有脸伸手向网友求助?

所谓的“爱心妈妈”李艳霞也是如此,她曾经以李利娟的名义救助收养孤残儿童,在尝到了“慈善事业”的甜头后,私欲开始膨胀,骗取“善款”。

她带领着儿童,围攻乡镇机关,甚至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爱心人士捐给孩子们的钱财,却被她中饱私囊,被警察逮捕的时候,名下有2000多万元存款。

更别说在筹款软件上,那么多人打着爱心的名义,以重病、上学为由筹款募捐了。

当善良与同情被消耗了太多次以后,反而没有人会付出,以前的经历是因,这次女孩求助被骂是果。

不管女孩家境贫穷是真是假,大多数人通通选择了不相信,这才是最悲哀的地方。

当善良遭到反噬后,每个深陷困境的人都可能面临求助的结局,这时,我们希望还在公众的审视中,不断检讨自己够不够穷、够不够惨吗?

实际上,如果一开始就没有那么多人伪装贫穷,也就不需要这样了。

作者:震惊叔|

图片、信息来源:中国经济网、一首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