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一场疫情,正在加速学生间的分层

来源 | 教师枕边书(ID:jiaoshizhenbianshu)

假期让孩子间更快拉开差距

从武汉封城至今,我们已经宅家一个月多了。

虽然疫情已大大缓解,但距离学校正式全面复课,还有一段时间。

网络教学的上线,不仅使每位教师临时客串起了主播的角色,也使每位家长临时肩负起了教师的职责。

从前,很多管不住孩子的父母,可以大大方方把孩子往学校一放。

把管学习、管习惯的事儿一股脑交给老师。

自己安安心心当甩手掌柜,如今却是不行了。

如果说在疫情发生之前,孩子的学业成果受老师关注度的影响还比较大。

那么这段时间,孩子之间的竞争,就几乎完全变成了家庭教育质量之间的竞争。

图片来源:电影《巴黎淘气帮》

而家庭教育间的高下区别,也在疫情的影响下,加速着学生之间的分层。

第一层

聪明、自律、有主见型

同事李姐的孩子,正处于人生的第一个关键期。

因为再过三个月,他就要走上高考的战场,为人生的第一场硬仗奋力一搏了。

这段时间,被焦虑症影响得最深、最重的,恐怕就是高三学生们了。

高考之前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他们来说都弥足珍贵。

可学校却迟迟无法复课。

当不可抗的天灾人祸降临时,唯一能拯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这是李姐夫妇从小灌输给自己孩子的人生哲理。

在培养他自主、独立学习方面,李姐夫妇花了很多精力。

也把孩子培养得足够优秀:

小学毕业,就在国内一线儿童文学刊物上发表过万字以上原创小说;

中学阶段参加数学、英语奥林匹克竞赛斩获无数大奖;

如今就读于省城一流名校尖子班,成绩名列前茅。

图片来源:电视剧《小谢尔顿》

当许多高三的同龄人正备受无法复课带来的焦虑症煎熬,在自暴自弃、浑浑噩噩、望穿秋水中艰难度日时,他却给自己的宅家冲刺时光做了清晰的学习规划:

06:30~07:10——晨读

07:10~07:30——早餐

07:30~08:00——晨读知识回炉记忆

08:00~12:00——听网课、做笔记

12:00~12:40——午餐

12:40~13:30——午休

13:30~14:00——午自习,对上午学习的知识做回忆性复习

14:00~17:30——听网课、做笔记

17:30~19:00——晚餐、宅家运动

19:00~21:30——完成作业并上交

21:30~22:30——晚自习,对一天所学知识做回忆性复习,整理笔记、错题,写学习反思。

23:00——休息

他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凑,每周只有周日下午才有半天左右休息时间。

周日晚又要继续投入到紧张而充实的高三迎考自学之中。

但他的意志很坚定,也很自律。

图片来源:电影《全城高考》

每天都一丝不苟地按照自己规划的时间表,做好学习中的每件小事。

他还是个有思想、有主见的孩子。

对于每门学科的学习方法都有独到的见解。

不仅每门学科都配备有专门的笔记本、错题集,还经常自己做易错易混知识、例题归纳分析。

并用自己深厚的学科素养画知识结构图,分析重难点、考点。

他还学会了用画思维导图的方法,培养自己学科间的综合素养。

分析、研判跨学科之间的哪些知识点可以串在一起出题。

还和几位尖子同学成立了命题小组,自己试着出题、解题。

我非常认同一句话: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更努力。

图片来源:电视剧《奋斗吧,少年!》

无论什么时代,胜利必定属于那些有思想、有主见、有预见性,能规划和管理好自己的时间,并且足够聪明和自律的孩子。

第二层

聪明有余但毅力不足型

听一位教师朋友分享过这段时间上网课的经历:

孩子们的作业交得七七八八,几乎没有哪一天是全勤的。

还有很多都是应付上来的。

网络授课的效果难以保证,作业质量也无法有效监督。

家长的监管能力更是有限得很。

而在他班上众多孩子的作业中,有一个孩子的作业引起了他的注意。

据他本人所说:

那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智商在同龄人中绝对是佼佼者。

平时上课的时候,很多问题老师稍微一点到,他马上就能对答而出。

很多同班孩子半天答不上的问题,他却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醒过味儿来。

但他这段时间交在家长群里的作业,却呈现出完全两极分化的状态。

有时候字迹工整、漂亮,答题答得让人拍案叫绝。

有时候却又字迹邋遢得如煤矿爆炸。

很多非常基础的习题都犯下不可思议的低级错误。

联想起孩子平时的表现,我的这位朋友主动找到了孩子的家长进行交流。

在对话中,孩子在家学习时的生活画卷徐徐展开:

我这孩子啊,聪明得很,但就是一点都不踏实,不太能管住自己的身心。

听网课的时候,只要我不盯着,他就容易走神。

甚至趁机跑到一边去看闲书、打游戏。

作业完成得好那几次,都是我全程坐在旁边陪着他听课、做作业的。

而有几次,我想试试他的自觉性,果然就立刻原形毕露了。

孩子的求学道路上,越是到后期,专注、仔细、勤奋、坚持等非智力因素,对孩子学习效果的影响就越大。

孩子的学习习惯好不好,一方面要看他的天性。

另一方面要看家长的引导与管束是否到位。

图片来源:电影《全城高考》

如果做家长的清楚的知道自己孩子自觉性不强,那么这段在家的时光里,还是尽可能多陪伴、监督一下吧。

第三层

假努力型

有些孩子在学习时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

上课认真听讲,笔记认真整理,作业经常做到深夜。

可付出了那么多心血,成绩依然很不理想。

如果这样的孩子不存在智力方面的明显缺陷,那么问题的根源很有可能就是:

他们一直在假努力,我们所看到的认真、刻苦,都不过是表象。

前几日,我与一位同样从事教育的同学闲聊,就说到了这样几个孩子:

我的同学每日批改网络授课作业时,发现有几个孩子的作业总是雷同的。

不仅答案相似度高达百分之90,连所犯的错误都是一样的。

马上,我的同学就有了一种很不妙的预感,便私下里分别联系了几个孩子的家长。

叮嘱他们不动声色地留意一下自家孩子做作业时的情况。

很快,事情便有了调查结果:

原来,几个小家伙为了尽快地完成作业,结成了牢固的战略同盟。

他们自发组建了一个群,每日都把作业练习按科目和量进行均等分工,完成后再互相“借鉴学习”。

实在是几人拾柴都无法解决的问题,便求助百度。

而这盘大棋他们已经下了好几天了。

若不是被老师及时发现,必定还会长久地进行下去。

而据几位家长反馈的调查结果来看:

每次听课和做作业时,几个孩子的神情都很专注,几乎未曾发现有走神的情况。

而他们的这种“专注”,在事实面前显得那样讽刺。

像这种假努力型的孩子,在现实中仍能找出很多例子。

他们不把心思放在踏踏实实多学知识,取得好成绩上,而把大量精力放在偷奸耍滑、投机取巧上。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

学习成绩对应的只是个人的能力,学习态度对应的却是立身的品行。

如果你的孩子也是这种类型,可得加强对他的品德教育了。

第四层

贪图享乐、得过且过型

自从我们学校组织的统一网络授课开课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两周多了。

可有几个孩子却总是“意外缺席”了每天提交作业的统计名单。

经过 我在家长群中三令五申、再三要求依然无果之后, 我开始了与他们家长的一对一单独交流,可交流的结果却令 我备感无奈。

据当事家长所述:

孩子个头大了、心思复杂了,放假时间一久找不到事情做,心就懒了下来。

这一懒惰,对于任何事情都表现得毫无兴趣。

疫情之下,家长与孩子都被关在家里,也不敢过分严格要求,害怕情绪激动之下出什么事。

图片来源:电影《红气球》

他们说:

孩子每天都抱着手机,形影不离,不是看视频就是打游戏。

既不和父母说多少话,也不承担家务。

对于听网课和做作业更是没有丝毫兴趣。

晚上也经常玩到后半夜才入睡。

一睡到将近第二天中午才醒,醒来之后依然重复上述步骤。

听完家长的讲述,我心里有数了,这不是典型的“长假综合症”的表现吗?

人总是要有事情忙,才能够分担旺盛的精力,才能让大脑和思维快速运转起来。

反之,一旦懒下来的时间久了而不做丝毫改变,就极易进入到一种如同行尸走肉般的状态。

其突出表现为:

  • 经常睡懒觉,神思倦怠、精神恍惚、乏力;
  • 喜怒无常,对一切事物都显得厌倦,没有兴趣;
  • 思维和反应迟钝,厌恶劳动和学习;
  • 沉迷于虚拟世界,用游戏、小说等麻醉神经;
  • 经常有精神上的无聊、乏味感,总想寻找刺激神经的突破口。

依据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一切其实都是放假以后身心俱空,生活不规律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只要学校正式复课了,学生的生活走入正轨,生活有了规律,便能得到逐步的改善。

可是问题是,当你的孩子沉溺于彻底放纵的享乐之中,只能指望复课来改变他们时。

无数已经站在金字塔尖的学霸们,依然在用苦行僧般的自律负重前行着。

一正一反两个极端的比对下,二者之间的差距只会拉到天旋地转般的程度。

切不能让本就缺乏自律的孩子,进入彻底的放养状态。

否则时间一长,必然让他们在长假无尽的安逸享受中变为一具具行尸走肉。

忧患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自然之理也。

写在最后

一场疫情,让学生间的竞争在漫长的假期中演变为家庭教育间的竞争。

而方法不当、监管缺位的家庭教育,必然在这场竞赛中败北。

也加速了孩子之间在成绩、习惯等方面的优劣分层。

希望看到此文的家长们,认真思考几个问题:

  • 你的孩子属于上述的哪一层?
  • 他有哪些缺点和不足?
  • 在疫情尚未结束的这段时间里,作为家长的你须尽到什么责任?
  • 怎样帮助孩子改正这些缺点?

图片来源:电影《巴黎淘气帮》

孩子间的竞争,归根到底,还是父母教育能力间的竞争。

这一点,无关疫情结束与否。

话题:
No Tag

相关推荐